人與動物應保持明確的分際…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人與動物應保持明確的分際…
撰文作者:蔡曜安(Yao-An Tsai)
資訊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9/02/03/人與動物應保持明確的分際/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人與動物應保持明確的分際,動物從來就不該被帶進到人類的起居生活空間之中

真實地,在地球人類之間,有許多人依然是無知與愚昧的,是沒有被告知與開導的,而是僅只被各種潮流與商業利益的圖謀給迷惑與誤導的,並且因此而走上了錯誤的道路,在此之中,他們荒謬地認為飼養貓狗與鳥類等各式各樣的動物在人類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是可行的、合理的、正當的,以及「乾淨的」、「安全的」,甚至是「完全」有益而無害的。然而,事實是,透過與各種動物混雜居住在一起,在此情況之中的人們將他們自己的健康暴露在高度的風險之中,因為,這些動物,特別是貓,其次是狗,再者是鳥,實際上永遠不會是保持乾淨的,而是即便在被消毒殺菌之後很快地不到三十分鐘就又可以再次攜帶危害人類的毒素,如細菌、病毒、黴菌、寄生蟲、過敏因子等等。當然,更不用說那些動物,其曾經被帶出去到室外或野外活動,隨後又再度被帶進到人類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並且甚至進一步地被過分地親近,像是透過撫摸、擁抱,甚至親吻等等,對此,特別是親吻,其為相當噁心的舉動,藉此,許多致命的毒素將會直接進入到人體之中,然而,這些人對於宇宙自然現實的陌生並無法讓他們認知到這個高度風險,而是被他們自己的各種幼稚的、無知的、愚昧的、偏執的、失衡的思想給蒙蔽了,並且藉此而讓人性持續地墮落,如在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其在被告知相關的健康風險之後,仍強硬頑固地認為「這是我的個人自由,我高興就好」。所以,他們因此甚至也是完全毫無責任心的,因為他們對於這樣的思想與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是毫無顧忌、毫無思慮且毫不在乎的,而是僅只任由他們自己幼稚的、無知的、愚昧的、偏執的、失衡的思想來放縱他們的自私的慾望與情緒脈動,並且藉此而拋棄了人性的尊嚴與價值,墮落自己的人性,只為了達到自己隨心所欲的目的,然而,當這些病痛悄悄地找上他們的時候,他們卻開始抱怨與哀嘆人生的不如意、悲慘與不幸,孰不知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所帶來的後果,然而,屆時,他們仍不想為此負起任何的自我責任,因為他們根本不想理解一切的因果邏輯,而是只有基於各種信念所產生的自我憐憫,以及一個等待救贖,其從來就不會到來,因為他沒有意識到,他自己就是真正的解救者,如果他勇敢地去運用他自己的理智與理性的話。

所以,人們為了自己的自私慾望,以及由此而產生的錯誤的動物之愛,他們將原本生活在自然環境之中的動物帶進到他們的自己的房屋之中,讓牠們任意地在人類的起居空間之中活動,並且藉此與人類雜處在一起,藉此,牠們被人類的慾望給佔有與濫用當作所謂的寵物,甚至在錯誤的飼養方式之中被折磨、虐待與殺害,然而,飼養牠們的人們卻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甚至狂妄自大地認為這是對動物最好的,但是,他們其實壓根兒從來也沒有真正對他們自己的動物進行任何實際有效的深入探討與研究在整個宇宙自然現實的框架之中。所以,依然往往同樣是那句話「這是我的個人自由,我高興就好」來作為合理化自身思想與行為的藉口,並且藉此逃避所有應當被承擔的真正的責任。

即便,現在,有不少人也許透過獸醫或新聞而被告知了飼養貓狗等動物的健康風險,並且藉此被呼籲要去對寵物進行許多各式各樣的健康照顧,如施打疫苗、定期健檢、寵物飲食的調配等等,然而,這些從來就不意味著這些動物因此就可以被帶進到人類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因為,如先前所述,牠們將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又再次攜帶危害人類的毒素在牠們身上,但是,不幸地,透過這樣的方式,這些飼養動物的人們反而誤以為他們的寵物是「完全乾淨」的,並且荒謬地認為他們自己因此能夠「百分之百」免於來自動物的危害健康的風險,並且進而花費許許多多的心力、時間與金錢來放縱他們自己在照顧與陪伴自己的寵物身上,甚至將寵物往自己的身上、臉上來親暱,病態地將牠們當作絨毛玩偶,甚至將其比擬為人類,把牠們當作自己的子女等等,因此,他們徹底地忽視了人與動物之間所應有的分際,以及保護與維護自身安全、健康與衛生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例如,在手部接觸之後應當盡快清洗雙手的必要性。

因此,一個過分的、沒有分際的人與動物的關係透過人性墮落而被放縱在社會之中,其藉此不僅危害到人類的健康,也進一步地透過錯誤的動物之愛而危害甚至破壞所有良好的、真正的、充滿價值的人際關係,正如同沉溺在各種惡習與成癮之中的情況一樣。只因為人們不願意去運用他們自己的理智與理性來戰勝自己的無知、愚昧、懦弱與恐懼,而是只想抓著那些不切實際的信念,以及由此而產生的貪婪慾望,並且荒謬地認為這些信念也許是合乎真實的,其然而卻從來無法被確切地證明在合乎自然邏輯的框架之中,因此,透過這些錯誤的思想,那些相應的錯誤的情感與心理狀態非常快速地被產生,其隨後將會進一步地導致相應的錯誤的話語和行為被落實在現實之中,並且在長時間的錯誤行動之中形成一個惡習,其非常快速地壓印出不良的個人特質,並且藉此而確定這個人的命運在惡劣的因果關係之中。

所以,透過錯誤的動物之愛,人們自私地飼養寵物於人類的起居生活空間之中,甚至過分地與寵物親近,藉此,他們不僅沒有真正地善待他們自己,反而是讓他們自己的健康暴露在有害且危險的高風險的情況之中,相較於那些沒有養寵物的以及沒有與動物親近的人們,其基本上在感染人畜共通疾病這方面是處於最低風險的。另外,在此同時,藉此,他們也沒有真正地善待動物,其實際上應當生活在屬於他們自己原生的自然環境之中,而不是被人類佔有成為人類的自私慾望的娛樂品,或說是,玩物,甚至被當作寵物商品、貨物、交易品來販售。

而且,在非常噁心的人性墮落的病態方式之中,動物甚至被那些極度病態的人類當作發洩性慾的工具,或說是,性愛玩具,其藉此而犯下獸姦,並且藉此而虐待與折磨這些動物。然而,這些病態者為此已經且將會持續地付出慘痛的代價,如愛滋疾病(AIDS),其最初就是透過男性人類與猿猴生命形式的獸姦而產成的,隨後,這些被感染者又進一步地與其他人進行性行為,並且在毫無節制的性濫交的形式之中變得更加猖獗氾濫。而且,愛滋疾病自從1980年代以來已經奪走了數千萬人的性命,而且比中世紀爆發的黑死病還要來得更加廣泛地蔓延且致命。此外,事實是,黑死病在當時也許將不會如此地猖獗氾濫,並且奪走五千萬人的性命,如果當時的人們沒有飼養貓狗等動物在他們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的話。因為,透過這樣的方式,這些寵物,尤其是貓跟狗,其接觸到了老鼠,接著這些老鼠身上的跳蚤,其為鼠疫病毒的宿主,又跳到動物身上,並且叮咬牠們,隨後這些動物攜帶著這些跳蚤進入到人類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與人親近,接著這些跳蚤又進一步地跳到這些人身上,並且叮咬他們,進而導致黑死病的大規模的傳播。而且,許多人至今依然是如此地狂妄自大、自私盲目、愚昧無知,因此,許多原本以為已經絕跡的古老疾病,以及各種新興疾病,在未來也許將會再度爆發,甚至成為流行疾病,並且奪走許多人的性命,如果許多動物依然繼續被飼養在人類的生活起居空間之中,而且整個地球環境與生態仍透過持續增長的人口過剩而繼續被更進一步地汙染與破壞的話。

因此,地球的人類啊,運用你們的理智與理性去戰勝你們自己的不切實際的信念與慾望吧,因為這些只會為你們自己帶來不幸啊,當你們片面地認為寵物能夠療癒人心的同時,可曾想過,這樣的方式也許會對人類帶來健康的風險,同時也會剝削與濫用動物的生命。而且,真的,真的,說真的,不只是動物,還有植物、花朵、昆蟲等生命形式,以及自然風景、星空等存在於宇宙自然之中的一切,其脈動地散發著和諧的能量,這些都是能夠引發人類本身的療癒力的外在誘因,其然而僅只是觸發了人類本身固有的意識力量,並且進而在他的意識之中形成與這些外在誘因相呼應的和諧共鳴,進而達到心理療癒的效果。然而,儘管如此,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可以自私地去佔有我們所喜愛的動物來當作我們自己的寵物,或說是,玩物,並且藉此而濫用牠們的生命,剝削牠們在其原生自然環境之中自由生活的基本權利,因為寵物從來就不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因為我們還有其它「正當的」方式可以選擇,其同樣也能夠達到心理療癒的效果。此外,真實地,人類的意識的療癒力量是可以被每個人自行主動引發的,因為這股力量本來就存在於我們的意識之中,而外在的誘因就只是一個被動的觸發條件而已。所以,如果人學會去運用他自己的意識的力量在合乎真實的方式之中,那麼他將會變得更加成熟與有智慧,因為,藉此,他也能夠獨立自主地思考與學習,並且運用理智與理性來面對與處理生活上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選擇與決策,同時也能夠為此而勇敢地負起完全的自我意識發展的責任,因為他確切地知道,真正的生命意義即在於發展意識演化的道路,而且這完全是每個人自己的生命的責任。

真的,真的,我必須再次訴說,真實地,和貓狗等動物混雜居住在一起,這本身就是個惡習,同時也是社會上的不良風氣,而且也是對於人類健康極為不負責任的行為,其沒有考慮到這樣的行為潛在著危害人類健康的高度風險,並且因此也許會為人帶來糟糕的、惡劣的後果。對此,事實上,已經有許多前人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其飽受病痛折磨地死去,而且,在此期間,他們甚至根本不知道,這樣的悲慘命運之所以為降臨於他們,只因為他們過份地親近於動物。

所以,聽好了,地球的人類,錯誤的動物之愛必須被省思與改正。人與動物本身是有區別的,而且這個分寸必須被妥善地拿捏,必須被良好地控管,而不是恣意地放縱自己的自私慾望去破壞人與動物之間所應有的適當分際,以求去利用動物來試圖改善自己的不快樂與不滿足在人性墮落的錯誤方式之中,其從來就無法實際有效地讓人學會去自行為他自己產生內在的快樂與滿足,而是只有錯誤地學會去依賴於外在的、物質上的、情緒化的刺激,以求去為他自己帶來的短暫的、脆弱的、膚淺的亢奮,其被人誤以為是快樂與滿足,並且在長時間的實行之後不可避免地成為惡習與成癮,其藉此而進一步地損害與破壞所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以及在此之中的所有的良好價值。

許多人,其在人際關係之中受挫,甚至因此而患有心理疾病,對此,他們被那些狂妄自大的人們誤導去飼養動物為伴,然而,這樣做實際上只不過是在逃避自己在人際關係之中所面臨的問題,不僅無濟於事,同時還為人際關係的疏離、分裂與惡化繼續作出貢獻,因為人類在真實之中應當是相互依賴與信任彼此的,然而,現在,他們更加依賴與信任他們自己的動物,或說是,寵物,勝過他們的人類同胞,甚至僅只在乎他們自己的動物,因此,他們變得遠離現實,變得對人類同胞漠不關心,變得人性墮落,不再在乎人際關係的重要性,而且也不再在乎要如何去改善它,並且因此變得越來越軟弱、怯懦、害怕、恐懼、無能、盲目、聾聵、頹廢與自私。

說真的,其他人是如何地損害、踐踏、扭曲、破壞與摧毀人際關係的,那是他們自己的過錯與咎責,然而,你們卻要和他們一起繼續敗壞墮落這一切嗎?還是要轉而選擇去加入改善、維護、珍惜、重視與促進人際關係的充滿愛與勇氣,充滿友善與正義,充滿知識與智慧的行列?真實地,人際關係的首要任務存在於每個人的內在之中,意即每個人與他自己的關係,好比說,對於自我的存在與生命的愛與肯定,對於自我的尊重與愛護,對於自我價值的珍視與提升等等。所以,真的,真的,從來不要做你們自己最巨大的敵人,而是做你們自己最良好的朋友。

人之所以能夠愛人,是因為他已經知道如何正確地善待並愛護他自己身為人類的尊嚴與價值,而且,在此之中,也懂得去尊重一切生命的價值,並且與動物以及其它所有生命形式保持應有的分際,從而能夠推己及人,同情並幫助他人在合乎真實的宇宙自然的現實的框架之中,如他首先於自己的生命期間持續地同情並幫助他自己朝向良好、更好與最好一樣。所以,不要再忽視你們自己的意識力量,因為只要一個意願以及堅決的意志,去運用你們自己的理智與理性,你們首先都能將你們自己驅使朝向良好、更好與最好,其引領你們朝向追求、發現、學習、認知與理解真實的道路,進而理解真正的生命意義,並且在此道路上努力去學會真正的做人,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類,其能夠愛護自己,也能夠愛護他的人類同胞,以及動物、植物等所有的生命形式,以及整個自然環境和星球地球本身,甚至整個銀河系直至整個宇宙。當然,這條道路從來就不是容易的,因為,在真實之中,勇敢地去為此負起責任本來就比不負責任還要來得艱辛許多,因為這需要人對此去投注非常巨大的專注、耐心與力量,以及關於此的各種思維工作,然而,這從來就不會是白費的,因為它必然將會為人的生命帶來良好的果實的收穫,儘管每個人的收穫程度也許不盡相同,然而絕對不會是不負責任所帶來的歉收,以及無用的雜草,甚至整個良田的荒廢。

2019年2月3日,12時00分,曜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