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Year-Old Lyran Document/8,000年前的远古天琴文献

资讯源头:FIGU / ‘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资讯主题:8,000-Year-Old Lyran Document/8,000年前的远古天琴文献
撰文作者:Benjamin Stevens(英译者)
资讯发布:2011年02月07日,周一
资讯概述:
> Billy照片辑1059#案例照片及其解释性文案
> 「Wendelle Stevens」对文献残片的混淆
资讯链接:「Futureofmankind. James Moore」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Contact_Report_117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File:8000-Year-Old_Lyran_Document.jpg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File:Contact117origphoto.jpg
中版译者:利昂小子
中译日期:2018年12月31日,周一
推送类型:中文域-[中译]
资讯备注:这是一篇非正式且未经授权的中译版资讯,内容基于英文源版译制,请注意我们的译文可能存在错误。

英译者注释:

刚才提到的照片,即…在德文源版的「The Pleiadian/Plejaren Contact Reports, Block 3/昴宿星人接触报告,第三卷」(即:「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 Block 3」),第310页的「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的)这一段落所示,如下图:

「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 Block 3
昴宿星人接触报告,第三卷」
(第310页)

照片注释:

这是从德文源版的「The Pleiadian/Plejaren Contact Reports, Block 3/昴宿星人接触报告,第三卷」(即:「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 Block 3」),第310页的「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上,扫描而来的一张远古「Lyrian/Lyran/天琴(语)」文献(残片)的照片。

这张照片同样出现在了「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第15页上,如下图:

「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
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第15页)

Eduard Meier对该文献的德文翻译(/德译本)并没有出现在德文源版的「Contact Reports/接触报告」(即:「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第三卷中,但是根据「FIGU Switzerland/FIGU瑞士」(总部)的Christian Frehner的说法,Eduard Meier对该文献的德文翻译(/德译本)如下:

Es ist gesagt im prophetischen Satz des Künders Henoch: Er in seiner Mission als Prophet wird wieder sein in Wiederleben in mehrfacher Wiedergeburt als wichtigster Künder der Lehren des Geistes, wie sie sind gegeben in den Gesetzen der Schöpfung, und dem Erdenmenschen dargebracht und gekündet von den Wächterengeln von den Gestirnen der Lyra und der Wega, zum Planeten Terra. 

Der Künder Henoch sagt: Ich bin der Künder der Wahrheit, und in dieser Mission werde ich wieder sein unter wichtigen Malen mit der Benennung: Elia, Jesaia, Jeremia, Jmmanuel, Muhammed, Billy, so ich unter sieben Malen als Prophet werde den Menschen dienlich sein, ehe sich in deren Gesinnung der Wandel vollziehet zur Befolgung der Gesetze und Gebote der Schöpfung. 

So werde ich sein in Wiedergeburt zur Neuzeit, da der Weltenraum wird erobert, und da die Wächterengel fremder Gestirne abermals in Erscheinung treten. 

Meine Wiedergeburt zu jener Zeit wird sein als Billy und mit dem Namen Eduard Meier, der ich wohnen werde in einem Friedenslande des Nordens, das da genannt sein wird Schweiz. 

Der Mensch möge dann hören auf meine Stimme, so er geführet werde in das Licht der Lehren des Geistes.

Christian Frehner于2007年将上述译文(即:Billy的德译本),翻译成了如下英译本:

  • 「古天琴语」
  • →「德译本/Billy」
  • →「英译本/Christian Frehner」

It has been said in the prophetic sentence of the herald Henoch: He in his mission as prophet will be (live) again in repeated lives in multiple reincarnations as most important herald of the teachings of the spirit, as they are given in the laws of creation, and brought and announced to the Earth human on Terra by the guardian angels from the stars of Lyra and Vega.
— —中译:
先锋「Enoch (Henok)/伊诺克」在他的预言中已经说道:作为先锋,在他的【任务/使命】中,他将在多次转世的重复世系中…作为最重要的精神教导(/教义)的先锋…一再地(重生),这些精神教导(/教义)源于『Creation/创造』的法则,并被来自「Lyra/天琴座」和「Vega/织女星」的“guardian angels/守护天使(们)”带到“Terra/地球”上,并宣告给“Earth human/地球人”。

The herald Henoch says: I am the herald of truth, and in this mission I will be (live) again in important times by the names: Elia, Jesaia, Jeremia, Jmmanuel, Muhammed, Billy, (and) so I will serve the human beings as a prophet among seven times, before the change for the compliance with the laws and commandments of creation will take place in their thinking (convictions).
— —中译:
先锋「Enoch (Henok)/伊诺克」说道:我是「Truth/真理」的先锋,在这个【任务/使命】中,我将在(之后)重要的时代分别以:「Elijah (Elja)/以利亚」,「Isaiah (Jesaja)/以赛亚」,「Jeremiah (Jeremja)/耶利米」,「Jmmanuel/以马内利」,「Mohammed/穆哈默德」和Billy之名…一再地(重生),(还有)所以,我会(分别)在七个(不同的)时代里作为一名先锋服务于人类,直至他们的思想(受制于“源罪”的思想)发生转变,并开始遵守『Creation/创造』的律法和诫命。

So I will be (live) in reincarnation in the new time when space will be conquered, and when the guardian angels from foreign stars will appear once again.
— —中译:
所以,在那新的时代里,当人类征服了太空,当来自地外星球的“guardian angels/守护天使(们)”再一次出现之时,我(亦)会在转世中(重生)。

My reincarnation in that time will be as Billy and with the name Eduard Meier, and I will dwell in a land of peace in the North, which will be called Schweiz (Switzerland).
— —中译:
我在那个时代的转世,将作为Billy(即:第七世先锋)并以Eduard Meier这个名字(出现在世人面前),我将居住在北方的一个和平之地,那里将被称作:Schweiz(「Switzerland/瑞士」)。

The human being then may listen to my voice, so he may be led into the light of the teaching of the spirit.
— —中译:
届时,人类将可以听到我的声音,由此,他(/她)会被引入那精神教导(/教义)的光辉之中。

资讯注释:

读者可参阅「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1978年11月29日,周三,15:12),以获取更多相关资讯。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Contact_Report_117

现在,有关该文献是如何传到Meier手中的故事(/说法),「Wendelle Stevens」在其「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的)序言中所描述的故事(/说法),与「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中所描述的故事(/说法)有很大不同。

「Wendelle Stevens」在序言中这样说道:

当我在他的简易木制书桌抽屉里…发现这张烧焦的纸张残片…连同其幻灯片和照片拷贝时,Billy Meier让我对其进行了检查。

他告诉我的故事是:有一天,来自「DAL Universe/DAL宇宙」系统的宇航员Asket,带他去了一座「Egyptian/埃及(的)」金字塔坟墓中,这座坟墓在过去曾被一名英国考古学家使用炸药炸开过。

她(即:Asket)想在那里,向他(即:Billy Meier)展示一些有趣的东西。

他们使用隐形装置让自己变得透明,从而略过守卫进入到坟墓的内部。

在那里,Asket在坟墓的一个角落里搅动了一些被烧焦的纸张残片,并捡出一块烧得特别厉害的残片,这块残片被烧成了淡棕色,而且四周的边缘已经被烧焦,就好像它(之前)是(夹)在许多页纸的中间,在一场短暂的燃烧中,所有外层的纸张及其边缘都被烧掉了…那样。

她把烧焦的残片递给他,并说他有可能会对此感兴趣。

他说道:‘为什么呢,我甚至都看不懂它。’

她随即又把残片要了回来,并向他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Billy从口袋里拿出来交给她。

接着,Asket从烧焦的残片上拷贝了几个奇怪的字符在Meier的纸上,并将与之相对应的「German/德语」…标注在了这些字符的下方。

然后,她把这两张纸都交还给Meier,她说通过这些标注,他就可以解译其余的字符,并读懂残片上的内容。


翻译完成后,页面上的新词仍然不够清楚,因为有些翻译用词并没有使用「German/德语」,而是涉及其它基于「Latin/拉丁语」的「Romance languages/罗曼斯语」。

我们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能够用「German/德语」将这段翻译信息念给我们听的人,直到我们将我们的工作展示给Michael Hesemann,一个多语言(能熟练说读5种语言)的「German/德国(籍)」「UFO/不明飞行物」研究者。

他给出了我们打印在这里的解译。(如下图所示…)

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
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第18页)

请注意:照片第六行(中的)六个姓氏中的最后一个,是由五个字符组成的。

根据我们的解译,它被翻译成BILLI,也就是他(的)「American/美国(的)」昵称(即:‘Billy the Kid’中的’Billy’) 的「German/德文」拼写。

截至…我为我的档案拍摄这块残片的照片…之时,我尚没有从Billy Meier那里拿到该文献的德文翻译(/德译本),因为,他当时还没有翻译这块残片上的内容。


我们无法正确地识别原始文稿中所使用的那些符号形式。

整件事看起来太过复杂缜密,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太可能是一场恶作剧,因为在过去的15年中,这块残片从没有去过任何其它的地方,也没有被公布出来,直到今天。

事实上,如果它真是用来引人上钩的话,那等待的时间也太长了。

「Wendelle Stevens」
「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
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以下是关于为什么「Wendelle Stevens」的记述与「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中的解释有所不同的澄清性说明:

出现在「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第15页上…以及(出现在)德文源版的「The Pleiadian/Plejaren Contact Reports/昴宿星人的接触报告」(即:「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第三卷)第310页上…的文献,同样可以在「Meier’s Photo Index/Meier照片索引」中找到,该照片为其中的1059#案例照片,连同一段解释性的说明。

照片注释:

上图所示,为「Meier’s Photo Index/Meier照片索引」中的1059#案例照片,连同一段解释性的说明。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File:8000-Year-Old_Lyran_Document.jpg

根据「FIGU Switzerland/FIGU瑞士」(总部)的Christian Frehner的说法,该解释性说明的英译本如下:

A Mr. Jim Crowley from England secretly photographed an ancient document (that is in possession) of a noble private collector, and he sent Billy photos and negatives and asked him, whether he, Billy, or the Pleiadeans/Plejarans could decipher the letters.
— —中译:
一位来自「England/英格兰」的Jim Crowley先生秘密拍摄了一张…一位私人贵族收藏家(所拥有)的一块远古文献的…照片,他将照片及其底片一同寄给了Billy,并问Billy,又或是(问)「Plejaren/昴宿星人」,看他们是否能够破译其中的文字。

According to his information the noble Englishman purchased the partially burnt document — together with other specimens — in Egypt decades ago.
— —中译:
根据他自己的说法,这位英国贵族是几十年前在「Egypt/埃及」买下这块…部分被烧毁的…文献(残片)的,连同其它一些残本。

Billy immediately recognized the Old-Lyrian script which he still was able to master rather well, and therefore could translate the document into German with Ptaah’s help.
— —中译:
Billy马上就认出了这些「Old-Lyran/古天琴语」的文字,他仍然能够很好地解读这些文字,因此,他能够在Ptaah的帮助下将该文献翻译成「German/德语」。

According to Ptaah the original document is more than 8,000 years old.
——中译:
根据Ptaah的说法,这块原始文献(残片)有超过8,000年的历史。

除了上述信息外,Christian Frehner还在「FIGU forum/Figu论坛」上,通过书面形式对该问题做了进一步的澄清,“Billy确实有一张‘parchment/羊皮纸’,并拿给「Wendelle Stevens」看过。但他这么做的(前提)条件是:「Wendelle Stevens」不会向任何人提及此事(但他,「Wendelle Stevens」,显然在此期间这么做了)。”

Christian还写道:“需要着重注意的是,这张纸或‘parchment/羊皮纸’(又或介于两者之间),Quetzal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得到了,但与我们如今在「FIGU forum/FIGU论坛」上讨论的这块‘parchment/羊皮纸’-[注],并不是同一块。”

利昂注释:

即在「Contact Report/接触报告」-117#中所提到的那块远古文献残片。

所以,事实上,Billy确实曾向「Wendelle Stevens」展示过一块真实的“parchment/羊皮纸”,并告诉后者…他是如何在与Asket一同前往「Egypt/埃及」旅行期间得到它的。

但是,在「Egypt/埃及」发现的那块“parchment/羊皮纸”,与「Wendelle Stevens」随后展示在「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第15页上的照片文件,并不是一回事。

「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
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第15页)

因此,「Wendelle Stevens」显然是混淆了这两个故事,并在他已经收集到所有数据的许多年以后,(还是)将这个“错误”带进了「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除此之外,还应该注意的是:Michael Hesemann针对上述文字(即:Billy的德译本)的英译本,也就是出现在「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第18页上的(由Michael Hesemann译制的)译文,与Christian的译文存在很大的不同。

Message from the Pleiades, Volume 4
来自昴宿星人的讯息,第四卷
(第18页)

— —中文域警示— —

在对该段(由Michael Hesemann译制的)英译本的中译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严重的问题:Michael Hesemann在英译过程中,缘由不详地添加了一些宗教性的元素(如:“MOSES/摩西”),并将该人物形象混淆为先锋「Enoch (Henok)/伊诺克」。
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误解,我们在此先行发出警示。
请注意:中文域小组强烈排斥,并坚决反对…将任何非相关的宗教性元素…人为引入FIGU资讯体系的行为或现象!

Hesemann的翻译如下:

  • 「古天琴语」
  • →「德译本/Billy」
  • →「英译本/Michael Hesemann」

THERE WAS A PROPHET WHICH WAS THE PROPHET ENOCH WHICH WAS ELIAS WHO WAS AN IMPORTANT PROPHET OF THE SPIRIT OF THE LORD WHOSE NAME WAS MOSES, WHO WAS A LEADER OF THE EARTHHUMANS AS ELIA, ISAIA, JEREMIAH, JMMANUEL, MUHAMMED AND BILLI.
— —中译:
有一位先锋,即:先锋「Enoch (Henok)/伊诺克」,他是「Elijah (Elja)/以利亚」的先锋,他是一位重要的…(拥有)“Lord/上主”之灵的…先锋,“Lord/上主”之名为“Moses/摩西”,他(依次)化身为「Elijah (Elja)/以利亚」, 「Isaiah (Jesaja)/以赛亚」, 「Jeremiah (Jeremja)/耶利米」, 「Jmmanuel/以马内利」, 「Mohammed/穆哈默德」和Billy…而为“earthhumans/地球人类”的领袖。

THIS SPIRIT WILL REINCARNATE AS A PROPHET WHO WILL BE BORN AS A TEACHER OF COSMIC LAW AND HE WILL ENTER THE HUMAN RACE AS ONE BILLI WHO IS ONE EDUARD MEIER WHO WILL BE A TEACHER OF THE SPIRIT.
— —中译:
该“Lord/上主”之灵会化身为一个…生而为宇宙法则之导师的…先锋,他会以一个名为Eduard Meier的’Billy’的人物形象…来到人世间,并成为一名精神导师。

HE WALKS IN THE LIGHT OF SPIRIT…
— —中译:
他(将)行走在精神的光芒之中…

目前尚不清楚这样一种差异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但Michael Hesemann所译制的信息…确实与提供给Christian Frehner的信息(即:Billy的德译本)(在意涵上)存在很大的不同。

尽管如此,Meier提供给Christian的信息(即:Billy的德意本),迄今为止仍是该远古(「Old-Lyran/古天琴语」)文献…公认(/无可争议)的翻译。

Benjamin Stevens
2011年02月07日


来自关注者的提问:

——来自关注者的提问
为什么它会被烧成这副模样,幸存下来的残片刚刚好展示那些最重要的内容?

——来自FOM的回复:
我们不知道,也许这个问题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里已经得到了答复,它经由一位私人收藏家寄给FIGU,也许是偶然发生的,也许残片的边缘并不是烧焦的痕迹而是(某种)非常古老的裂口,(又)或是,为了在某些历史(性)的事件中盗取或保存它的一部分。

(因此…)可能还有更多…(所示内容)被认为无关紧要的…残片。

我们尚未调查这些事,(但)如果你通过更多的研究发现了什么的话,请在这里核对并更新相关的描述。

(如下)提供的链接包含更多有关于此的描述。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Contact_Report_117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Contact_Reports
http://www.futureofmankind.co.uk/Billy_Meier/The_Plejaren

©FIGU中文域

本篇为「FIGU中文域」原创撰文/译文,版权及原创资质,均完全归属于「FIGU中文域」所有,任何第三方平台或个人,不得以任何不正当目的转载、抄袭、拆分或是篡改该篇原创撰文/译文的文本内容及其链接和配图,以期维护FIGU资讯之权威和原创作/译者之权益,请予支持,违者必究。
– This is the Promise Icon of FIGU中文域 –
(这是FIGU中文域的承诺标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