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第660次接觸談話 關於「色彩教導」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色彩教導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s://shop.figu.org/schriften/gratisschriften/farbenlehre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8/06/10/色彩教導/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色彩教導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Farbenlehre
色彩教導

Erklärungen von Ptaah und ‹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660. Kontakt, 12. September 2016
來自普塔與‹比利›愛德華·艾爾巴·邁爾的解說
第660次接觸,2016年9月12日

色彩教導

比利
有一個問題,我想要說出來,而且固然是由於藍色與藍光,對此,你的父親史法茲已經談論過了,意即這個色彩,以及同種類的光對人類普遍地造成鎮靜的,以及甚至是促進健康的作用,而且固然也包括對於大腦與新陳代謝。藍色為健康以及變得健康造就一個良好的環境,相對地,也能造就一個糟糕的環境,例如,透過紫色,其在負面的情況之中令人非常沮喪地運作,帶來憂鬱症、不安以及不滿足,而且是引發疾病的。是否有可能,你能夠再一次更加精確地說明關於普遍的色彩,而且固然是在你們的色彩教導的意義之中,對此,史法茲曾多次提及到它 ?

普塔
關於地球人類的被編制的色彩教導必須被提到,這被相當匱乏地,以及心理學上不充足地被探究,因此,在關於此方面,甚至存在著非常有缺陷的描述。特別是,在關於補色這方面之中,其藉由另一個確定的色彩 – 或是數個其它的色彩 – 而受到混和,不幸地,存在著完全錯誤的判斷與想像。基本上,色彩在關於其心理學上的,個人特質的、色彩相容性的、興趣的、生活態度的,以及人格個性的,還有意識的、思想的、情感的,以及心理狀態的層面上的意義與判斷這方面之中,在每個情況之中,具有正面的價值,以及負面的沒價值,然而,對此,在不同的地球的色彩教導之中並沒有被顧慮到。所以,透過所謂的色彩教導,其被操作在地球的心理學的圈子等等之中 – 其根據各自而被不同地詮釋 –,單一色彩被歸類於確定的特性與效果。
相反於這些地球的色彩教導的詮釋,我們的普雷亞恆的色彩教導立基在數千年之久的心理學的科學的認知與經驗之上,其表明,在正確的方式之中,色彩在人類之中引起確定的情緒的作用在關於思想的情感層面的脈動這方面之中,而且還會引發特別的聯想。什麼樣的感觸,或者是什麼樣的思想、情感與情緒透過色彩而在人類的情況之中被喚起,而且什麼樣的行動、作為與行為模式由此而產生,其透過他的個人特質的他的正向的或是負面的心理學的狀態、他的色彩相容性、他的色彩理解、他的興趣、生活狀態與人格個性,以及透過他的意識、他的思想、情感和他的心理狀態而被確定。因此,對此的意義與判斷總是而且在任何情況之中發生在正向的或是負面的方式之中。除了關於色彩的意義與效果的知識之外,合乎目的的應用也特別是具有意義的。色彩總是也提供作為訊息與引導,對此,人能夠將他自己定向在此之上。在正向的方式之中,色彩在許多各式各樣的關係之中支持地運作,包括在溝通的情況之中也是如此,因為它們向另一個人、面對者,或說是,談話夥伴傳遞充滿益處的附加訊息,其透過衣服的色彩,以及透過物件的,還有透過色彩的偏好等等而也能夠是這樣。然而,以求現在去一覽相應的色彩,我只能有限地給予一個簡短的概括,因為整個範圍也許會引領得太過遙遠。此外,我在關於我們的象徵的色彩教導這方面之中不是非常精通的,所以,關於此,我有某些知識缺口,而且,因此,我也不具有所有色彩的所有認識,而且只能夠做出不完備的陳述。
儘管如此,我想要舉出來自於我們的心理學的看法的色彩的正向的以及負面的價值的我所知曉的事實,然而,對此,必須被提到,所有正向的價值也相反地出現在負面的方式之中,因此,一個或另一個形式能夠出現,而且固然是依照人類的整體行為,以及意識的心理層面的狀態,對此,我在接下來的解釋之後還會在結尾根據紫色來特別地陳述。不過,首先,我想要表明如下,這並非一個全面廣泛的,而只是一個關於全部的色彩頻譜的較大的部分概括,所以,也必須被提及到,依照我們的色彩教導,每個色彩皆具有正向的以及負面的價值,因此,兩者都總是必須被觀察與判斷,而且也必須被注意到,兩個形式,正面與負面,能夠混合在一起。色彩對於人們運作得非常不同。所以,色彩的運作模式與意義是非常不同的。現在,我解釋的事情,只限於色彩,其被歸因於人類的身體的以及意識的查克拉。對此,我也列舉一些混合色彩,其也許必須被顧慮到。所以,我對色彩做出解釋,其意義是什麼,以及這些會對人類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藉此什麼樣的能力、可能性和行為模式被反應。每個色彩在任何情況下都會運作,而且固然無論人現在是否接受這件事情。色彩也能夠擁有療癒的效果。不過,必須是清楚的,意即我的色彩的列表以及其意義並沒有占用完備性。此外,我更加強調色彩的正向價值與效果,然而,對此,單一的概念也只有說到這樣的形式,其必須被理解作為基本意義。因此,每個概念的正確的詮釋必須在正確的意義之中被重塑,好比說,「變化」,其意味著,人總是一再地在某些事情之中做變化。或者「黑暗」,其表示,人,舉例來說,伴隨著「黑暗的」思想和一個「黑暗的」意覺而來,好比說,還有「情緒化」,其同樣意味著,人具有情緒化的特質。

白色
黑色的自然的相反面。相對色。
象徵性地觀察,這個色彩指出光的起源、當下和未來,由此而誕生出一切可見的存在。柔哈爾光 (Sohar-Licht) 以及大爆炸之階段。白色也被象徵性地理解作為創造的光亮的原理,以及作為公正性,還有對於敬重的事情的象徵。

正向:
上升的完善,老年、實行、努力、意識、婚姻幸福、決心、認知、無暇、和平、塑造成形的、格目(Gemüt)、和諧、想法、清晰性、藝術、創作性、苦痛之理解、光、良好的原則、純淨、純真、無辜、消毒殺菌、透明、正向的悲傷、完備性、真實、寬廣、合乎目的性。

明亮的白色 = 和平、生活、無辜、結婚、良好 = 在白色之中,所有的色彩被統一。
破裂的乳白色 = 劇烈的反應和過度刺激。

負面:
不公正性、陰險、苦痛、秋天、空虛、具有破壞性的悲傷與死亡。

藍色
正向:
均衡、心理的勻稱、權威、恆久性、安慰、真正的樸實、判斷能力、較高的意識功能、獨特魅力、外交、效能、見識、地球意識、敬畏、同理心、實現、和平、引導、耐心、平衡、大方、有序的思想、有序的情感、和諧、歡喜、投身、靈感、直覺、清晰性、清楚的頭腦、聰慧、能力、溝通、專注、物質的創作性、心智的創作性、力量、生命力、愛、權能、正向的憂傷、同情、神秘主義、清醒、客觀性、開放性、再生、成熟、心理的純淨、平靜、美麗的意覺、創造的意志、保護、敏捷、安全性、寂靜、結構化、實質化、深邃、忠貞、分辨能力、聯繫、覺醒的理智、信任、理性、真實、尋求真實的、感知能力、清晰的感知、溫暖、智慧、意志、知識、水元素。

亮藍色 = 存在的發展階段。
國王藍 = 超意識的意覺,心理的意識層面的深度;然而,如一般藍色的同等意義一樣。〈第二張臉〉(譯註 : 即預見未來的能力)。

負面:
脫離、獨處、受到阻礙的表達方式、錯誤的樸實、憂鬱症、孤單、冷感、內向、隔離、冷淡、空虛、負面的憂傷、問題、現實性的喪失、制式化、良好與正向的所有反面,思想怠惰、情感問題、信念。

米色
存在的階段

褐色
正向:
知足、土壤、土地、安全感、未來、家鄉、舒適性、老年、土地親密關係、持家能力、母性、安全性、穩定性、溫暖、土生土長。

負面:
恐懼、對外在世界的恐懼、可受影響性、偏執、秘教主義妄想、懦弱、集體妄想、依從性、謀殺慾、自我毫無價值、不和平性、不公正性、壓制、毫無情感、宗教妄想、教派妄想、錯誤的生性、過度提升的神話信念、狂戰士主義、殺害之意願、擬古主義、菁英主義、違法犯紀、較強者的權利要求、神秘的命運信仰。

黃色
正向:
分析能力、表彰、收縮階段、太陽、倡議、交換、人際交流、機動性、野心、愉快、喜悅、歡喜、光明、聰明、智力、善交談的、專注、清晰性、心智的創作性、笑容、光、勇氣、成熟、刺激、覺醒的理智、成長、溫暖、智慧、意志、知識、對於真實的追求。

當心注意的信號顏色

負面:
表彰的妄想、恐懼、憂鬱症、妒忌、情緒化的、野心、虛偽性、懦弱、吝嗇、疾病、羨慕、神經緊張、不安、困惑。

灰色
正向:
優雅、革新、中性、中立存在、成熟、實事求是、簡樸性、無法攻克、富裕、尊嚴、關懷、智慧。熟知與不熟知之間的過渡。無意識與潛意識。

灰色調,或說是,半色調 : 中性灰是一切,其比白色還暗,又比黑色還亮。作為不鮮豔的色彩,它具有許多的中間色調如鐵灰、混凝土灰、老鼠灰、煙灰、淺橄欖灰、銀灰、鴿子灰或水泥灰,然而,對此,這些色調在象徵上如同原本的灰色一樣地被評價在正向的或是負面的方式之中。

負面:
憂鬱症、卑微、無聊、枯燥。光與陰暗的混合,與死者相連結的。在生命(白色)與死亡(黑色)之間的狀態,朦朧隱約。

金色
正向:
應用、利用、仁慈、判斷、恆久性、獨特魅力、詮釋、高尚的意覺、長久的婚姻結盟、領會、和平、公正性的意覺、良善、才能、清晰性、生命力、苦痛的療癒、靈感、輝煌壯麗、財富、收集、自我價值提升、美麗的意覺、沉默、觀看、渴望、太陽、良好的聲音、予以安慰、判決能力、理解、感知、溫暖、評價、智慧、良好的時間、信心。

太多金色 : 對於完美在物質之中的貪婪與成癮。

負面:
一切正向的相反面。恐懼、欺詐、錯誤的樸實、狂喜、生活的不安、自我價值喪失、不公正性、貪婪、漠不關心、生活的不安、不確定性、靈性上的妄想發展、無法實現的渴望、屬靈主義、迷惑、困惑、裝腔作勢、對於頓悟與救贖的信念慾望、對於在所有層面上的財富的慾望、嬗變、判決無能、困惑。

綠色
正向:
均勻一致、均衡、鎮靜、地球意識、助於復癒、認知、革新、自由、和平、肥沃富饒、平衡、大方、和諧、療癒、希望、直覺、青春、專注、力量之發展、力量之應用、創作性、同情、自然、自然性、開放性、再生、平靜、結構化、實質化、豐裕、分辨能力、理性、理智、真實、真實之尋求、智慧、奉獻、知識、滿足。自然的元素、將意識與身體帶入和諧一致之中。刺激無意識。地球的成長。

負面:
妒忌、情緒化的、思想的影響、情感問題、吝嗇、羨慕、所有的負面和消極被動。

品紅色
品紅色運作在意識層面上以及心理上。品紅色敞開並再次抵消不和諧的波動。

正向:
統一的整體,幸福、和諧、療癒力、愛、精準、尊重、平靜、未來的期待的喜悅、根本性、充滿信任的。

對於微小的、日常的事情的愛。

負面:
情緒化的、煩惱、憂傷、過度刺激、絕望。

橄欖色
正向:
校準、均勻一致性、鎮靜、和平、領導的素質、清晰的思想、和諧、希望、清晰性、健康的自愛、生活過程之信任、尋求真實的、智慧、自嘲。

橄欖色代表轉變。

負面:
不信任、不安定、迫害。

橘色
正向:
毅力、公平性、明白事理、欣快、擴張、愉悅、善於交際、和諧、歡喜、投身、個性化過程、藝術、生活、活躍性、學習之愉悅、反應能力、美麗、自我價值性、精力、獨立性、信任、克制、活力、溫暖、智慧、歸屬的意覺。

橘色是一個信號顏色。

負面:
依賴性、攻擊性、過度提升的佔有慾望、惡質、激動性、外向性、遊手好閒、易受震驚性,或說是,震驚危害性、自我信任喪失、毫無作為、易受創傷性、悲傷震驚、創傷危險、沒有決心、困惑、沒有目標。

粉紅色
正向:
敬意、關懷、愛、無條件的愛、安全感、良善、由衷的愛、年輕有活力、同情、同胞之愛、樂觀、純淨、短暫易逝性、柔和。

負面:
正向的相反面。老化、崇拜、憤怒、面對實際的事實的盲目、感同身受匱乏、情緒化、虛偽性、信念、多愁善感、謬誤、惡習、易受噪音影響性,謊言、壓抑的愛、怨恨、廣場恐懼症、自我輕視、沉醉於幻想之中、屬靈主義、不理性、不理智、消滅、崇敬、脆弱易碎性。

紅色
正向:
活動性、激活的、能量、愛、愛的力量、溫暖、生命力、力量、良好的火焰、感性、強勁、能量與活躍性的媒介、心理學上的刺激的、自我價值性、自我價值提升的、性格、生存力、生存意志、活力。

負面:
侵略、易於憤怒的、權威、主導地位、情緒化、挫敗、貪婪的、好鬥的、力求權能、熱情、失眠、屬靈主義、好爭吵的、神經壓力緊繃、成癮。

玫瑰金
正向:
和平、投身、自由存在、愛、療癒、生成、均衡一致、和諧、變動、恩惠、平等性。

負面:
侵略、戰爭、存在之末期、惡劣的火焰、攻擊性。

如一切正向的,所以也包含一切負面的。

黑色
正向:
保持距離、明確清楚性、優雅、功能性、創作性、現代性、實事求是、穩定性、嚴肅、正向的悲傷、極化性、尊嚴。

負面:
恐懼、惡劣、兇惡的目光、黑暗、縮窄、孤單、強烈的情緒化、陰暗、死亡、具有破壞性的悲傷、糟糕的原則、負面的思想以及情感、宗教的依賴性、鬱悶、教派主義、人格個性的黑暗面、魯莽的反應、不尊嚴。

銀色
正向:
高尚的意覺、保護免於負面的能量、誠實正直、流動的情感、和諧化、巨大的媒介性、技藝、超越感性、直覺的理智、富裕。

負面:
持續的變化、過敏、佔有慾、侮辱的冷漠、多言多語、對於真實的陌生性。

綠松色
正向:
表達能力、同理心、自由、塑造力、和諧、理想主義、直覺、清晰的頭腦、溝通、藝術交流、大眾交流、同情、創造性的、穩定性 、技藝、技術天分、真實、感知能力。

負面:
情緒化的、溝通匱乏。

紫色
正向:
仁慈、自由、敬重、和諧、個人主義、靈感 、直覺、同情、平靜、轉換、成長、尊嚴。

負面:
崇拜、呼求、憂鬱症、效勞、不光彩、情緒化、虛偽性、虛假靈感、信念、負面的愁悶苦思、戰爭、苦痛、黑暗的魔術,或說是,權能的實行、宗教性、教派主義、負面的悲傷、不正當、宗教的以及人類的崇敬、消滅 、宗教的困惑、宗教的幻想信念、幻想、毫無尊嚴、破壞。

色彩詮釋的特別說明在關於紫色這方面之中
然而,我現在還要解釋的事情,如下 : 紫色特別地激發宗教的以及教派的信念妄想,以及信徒的被整流的群聚本能,而且固然是藉由為了許多幻想信念形式的義務的非常強烈的活動,其以信念形式催眠地運作,並且將自我決定不穩定的人驅動朝向他的自我的信念形式的任務。藉此,相信的人屈服於卑微和虛假的信念的希望、一個生活的有限性和自我束縛,以及自我欺瞞、自我犧牲、自我著迷和自我驕傲,還有自我否定和信念形式的自我中心性。在關於此方面,人還進一步地屈服於幻妄形式的不合邏輯的信念困惑,並且讓他自己透過信念妄想而毫不懷疑地、毫不擔心地、無法抑制地、無法放棄地以及毫無顧慮地被驅動到一個對他來說無意識的以及奴性的信念的依賴性之中,然而,對此 ,這並不被他認知作為如此,而且因此也被他激烈地駁斥。人們,其屈服於這個紫色的方式,只感到他自己良好地在他的幻想信念之中,並且不參與脈動的實際性相關的,或說是,現實相關的真實,以及被向外與向內調整的實際的生活。藉由非凡之多的信念妄想,他們自行做出對於現實的持續的偏轉,並且因此也避免一個充滿價值的以及現實的深思的所有要素在關於現實的實際有效的現實性,或說是,實際的事情這方面之中。因此,紫色也作為現實的汙染的,以及現實性的毒害的色彩。在負面的意義之中,紫色壓倒性地反對所有的良好,對此,你必須真正地知曉這件事情,因為,在此形式之中,這個色彩,實際上,合乎一個非常低落的演化水平,並且說明非現實和妄想信仰,對此,紫色一方面強烈地促進信仰到某個錯誤和一個幻想之中,而且在宗教的以及教派的信徒的情況之中甚至能夠以氣質(Aura) 的方式呈現出來。而且你同樣也熟知,透過各種不同的錯誤教導而被聲稱,紫色會保護免於負面的力量場、波動以及其它負面形式的影響作用,然而,對此,並不合乎真實,因為,紫色–如果一個宗教的或是教派的信念是與之連結在一起的–吸引宗教的以及教派層面的事情,並且因此也包含錯誤的事情,其反對於現實以及其真實,並且破壞對於所有懷有信念妄想的人們的保護。此外,你也非常良好地知道,紫色如何地負面地運作,如果宗教的或是教派的屈服於幻想信念的人們將他們自己包裹在紫色的衣服與長袍等等之中,將他們的環境維持在紫色之中,或者使用帶有紫色光線的燈光,如此一來,他們隨後便不再能夠響應於現實性,而且因此也不再能夠響應於現實以及其真實,而是違反理智地以及違反理性地捍衛他們的幻想信念,並且依此而行動。這類的人們無法開始許多或者根本無法開始真實的哲學的談話,而且如果他們聆聽冥想音樂,那麼他們將會把這件事情與他們的幻想信念連結起來,並且出席宗教的或是教派相關的瑜珈課程。在被提及的方式之中,也勢必導致,紫色造成幻想信念的以及教派的成癮,因此,這些相信宗教的以及相信教派的人們在他們的信念妄想之中頻繁地退回到他們自身之中,並且作為可憐的信念的依賴者是恐懼的、非自主的、總是畏懼於天神的懲罰的天神的幻想的依賴者,而且也是非常敏感、脆弱與不安的。他們總是尋覓答案,然而,對此,他們在他們的內在之中找不到它們,因為他們不是依賴他們自身的,而是依賴於天使,或者直接依賴於天神、聖人或者一個大師。
如果紫色在某個方式之中被使用在儀式的情況在關於秘教的宗教的靈性的魔術這方面之中,那麼權威的確保、利己主義、野心、權能、自我欺瞞、自視甚高、困惑的獨立性,以及財務的成功是位於前景之中的,對此,被謬誤地以為,紫色說明成功、理想主義、力量以及心理上的啟示。此外,紫色透過許多各種困惑的教派主義在一個與「靈性的」世界連結在一起的所謂的關係的產生的情況之中,其當然是荒謬的,即便這個色彩據稱應當具有一個轉變的效果,對此,這也是一派胡言。紫色固然是一個充滿尊嚴的色彩,然而,它與如此的困惑的以及信念相關的秘教的、宗教的、教派的以及靈性的愚蠢沒有任何關係。它是靈感與藝術的色彩,然而,被濫用在神祕主義、宗教、教派主義以及秘教主義之中,還有在屬靈主義之中,以及在關於崇拜的儀式和幻想信念這方面的魔術之中。它是一個非比尋常的、奢華的色彩,其也被連結於虔誠、贖罪和宗教的犧牲準備,對此,這也合乎一個荒誕不經。紫色色調激發幻想,啟發並激勵人類,引起不尋常的思想,並且導致這些也一度被付諸行動,而且固然是在良好中,以及在惡劣之中,而且固然特別是,如果對此一個宗教的信念是位於前景之中的。然而,另一方面,紫色則說明沉著性、平靜、放鬆和自我確定,以及原創性、時髦、正向的魔幻和充滿幻想,還有虛榮、非自然性、人造性、不安、不信任、不實事求是,以及模稜兩可。
紫色,如已經解釋過,放射出特別強烈的效果在正向的以及負面的方式之中,因此,人必須對此是深思熟慮的,盡可能良好地僅只去投入正向,而非負面。紫色適用作為意識的、心理的色彩,對此,心理的平衡和決斷力也是包含在其中的。然而,他也能夠模稜兩可地運作,神祕地以及魔幻地。紫色也能夠造成一個強烈的冥想的效果,而且固然是在正向的以及負面的方式之中,對此,它在負面的方式之中能夠涉及到許多的人性的墮落,而且固然特別是,如果一個宗教的或是教派的幻想信念是被給定的。紫色作為次級色彩,由兩個基礎色彩所組成,而且固然是由藍色與紅色,對此,這兩個色彩在它們的效果之中是非常不同的。藉此,紫色在某些地方也停留在模糊不清之中。這個不清楚性使得特別是秘教的、宗教的、教派的,以及靈性的流派有可能,去占用紫色,並且去根據虛幻的毫無價值來共同決定這個色彩的效果。因此,紫色在秘教的背景之中非常頻繁地被使用於神秘的、無法解釋的現象,而且還被使用作為婦女運動和解放的色彩,如其它方面,在基督宗教的世界之中,這個色彩應當象徵著尊嚴,以及將臨期與聖誕節(註. 還有大齋期)。在這個情況之中,對於現實以及其真實的意義被混淆一直到它們的完全的拒絕,並且以信念的形式如此地打壓,意即現實性以及理智和理性被完全地向下壓迫,並且透過一個直至狂熱為止的信念妄想而被取代,透過它,每個可以被證明的以及無可辯駁的確切性、現實以及其真實不僅被拒絕而已,而且還被爭論,以及被試圖,去藉由謬誤的以及困惑的信念形式的解釋之嘗試來辯護它作為不切實際以及褻瀆。在此方式之中,紫色也影響潛意識,並且引發深層心理學上的信念形式的損害與問題,透過它們,現實的以及真實的意義被混淆,而且甚至能夠被完全地破壞。
如解釋過的,紫色也能夠被利用於內省、意識層面的深化,以及對於冥想的練習,並且使意識開放於非物質的經驗,而且它也能夠促進波動交流在兩個大腦半球之間。紫色也能夠啟動思想淨化的過程,以及消除物理的以及心理的障礙,透過這樣的方式,不和諧能夠被均衡抵消,並且被瓦解,而且一個調解在對立之間也能夠發生。紫色也止痛地運作,好比說,在偏頭痛的情況之中,而且也能夠促進健康的睡眠,以及意識的活躍狀態和腦部活動。

比利
人們根據瘋狂的遠東的、秘教的,以及宗教的或是教派的意義而僅僅擁有有點太多的陰 ,其為消極的在它的本質之中,因此,他們也消極地對待現實以及其真實,在關於此方面,將他們自己包裹在靜默之中,並且畏縮於此。基本上,這些人,即天神的幻想信念者,對於生命的現實性和實際有效的現實以及其真實擁有一個深深的反感,對此,我特別地意味著那些天神的幻想信念者,其將他們自己包裹在紫色的衣袍或長袍之中,或者以其它方式,在任何對他們來說有可能的關係之中,藉由紫色來環繞他們自己,因為他們誤以為,在這個補色之中知道一個特別的高等價值,如他們也在他們的信念之中,以及在他們的崇拜之中看見一個較深的意義,並且相信者整體為某種「出神」。然而,對此,這整體只不過是一個對於切合實際性和現實性的,或說是,現實的以及真實的關係的強烈的匱乏,因此,紫色簡直無法消除地迫使他們,去遠離實際有效的現實與真實的生命必需的要求而引領一個生命在對於天神的懲罰的恐懼之中。

普塔
對此,你所說的事情,我只能認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