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須專注於他自身的態度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人必須專注於他自身的態度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beam.figu.org/artikel/1479873600/der-mensch-muss-sich-auf-seine-haltung-konzentrieren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03/31/人必須專注於他自身的態度/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人必須專注於他自身的態度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Der Mensch muss sich auf seine Haltung konzentrieren
人必須專注於他自身的態度

不快樂的以及不滿足的人必須完全特別集中地專注於他自己的個人態度,並且創建一個活躍的聯繫於他的意識,以及藉此也於他的思想的情感的世界以及他的心理與他的身體。他必須有意識地控制它們的整體狀態,並且在此同時也花費時間去有意識地感知與欣賞日常生活的所有事情,不論或大或小,如果這是值得欣賞的;然而,在其他情況下,如果它們是毫無價值的,便將它們簡單地拋棄或者去做必要的處理。透過這樣的方式,一方面,他學習去生活在當下,另一方面,他允許自己因而在他的內在領域之中被強調,在他內在之中去傾聽,並且在此同時去聽出那對他來說是和諧一致的存在,對此去給予必要的注意,並且去聽從於此。他因而使他個人對於內在與外在的傾聽變得顯著與敏銳,這導致他能夠更好地用心去體會每件事情與所有事情,並且也能夠更好地接收與接納一切。而這在此同時也幫助他能夠總是更好地接受與欣賞某件事情,以及正確地開放他的意識以及創作、愛護與維護正確的思想與情感。透過這樣的方式,人學習深思並且在自身之中認識正確的愛,以及關於直覺與冥想的媒介性質,其與秘教的靈性的廢話沒有任何關係。而如果他自己建立起這個態度,其對於男人與女人的自然性質(Wesen)是同樣適用的,那麼他不只學習去完全地控制他自己的行動與作為和行為模式,也由此學習去完全地信任他自己。他也學習透過這樣的方式,其對他來說一開始也許會感到不適,去讓某件事情發生,並且去接受、尊重與讚賞它,以求由此去獲得成功、好處與益處。

人不可以停滯在他舊時的不積極的、不快樂的、不滿足的以及柔弱的態度模式, 因為只有當他致力於新的以及充滿價值的態度,他才能夠獲得快樂、滿足與進步,還有一個有秩序的生活,以及能夠和平地、受尊重地、被讚賞地去生活與存活在一個社會的可能性。一個正確的以及充滿價值的生活方式是一個非凡的性質,其對於人而言,對於女人,也對於男人,有著重大的意義,而且對此還有著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其中他必須自己發現正確的態度組合,從而由此產生相符的正確的行為模式。

他不應繼續受苦於他對於去實現與積極地在現實之中落實他的夢想、概念與希望缺乏動力、原則、力量與意志的情況。他必須努力地從他在童年時期被錯誤地教養以及他的父母或其他教養者至今仍不支持他的情況之中解放出來。人必須有意識地知曉地從他那沒救的錯誤教養的牽連,以及匱乏的或說是被忽略的自我教養之中解放出來,亦包括宗教的以及教派的各種錯誤教導,無論它是被形成在秘教的、基督教的、遠東的、伊斯蘭教的、佛教的或其他信仰的形式之上,因為這沒有給他帶來啟發與解放,而是只有偏執、將他壓倒的卑微、失望、意識層面的囚禁、信仰的奴僕與信仰的奴役。透過一個秘教的、宗教的或者其它教派的信仰,他無法盼望一個啟發與成功、進步、內在自由、內在和平、幸福快樂與滿足,也無法盼望內在和諧,因為唯有當他有意識地且知曉地創建所有這些價值在自身之中,它們才會是被他所固有的。唯有在這個方式之中,他能夠而且將會發現成功與實現,而且固然也唯有在那之後,如果他有意識地且誠摯地建立起他的內在領域,不再把自己看作不快樂以及不滿足的人,並且不再批判自己,也不再幻想地與妄想地將他的周遭環境視為惡劣、負面與糟糕。

人必須自問,他要怎麼在自身之中生活,當然不論他是男人還是女人,因為他必須知道,他在他的生命之中有著什麼樣的態度,他要如何舉止與行為。他必須發現,他至今仍未注重甚至是鄙視的事情,他因此而沒有尊重與讚賞的事情以及因此為他帶來傷害的事情,在此之後,最終他必須結束掉這些錯誤的、負面的以及糟糕的態度與所有因而有所關聯的錯誤的行為模式。從此之後,人不可以再次為了某個錯誤的與糟糕的事情而有所決定,而且不可以相信,他可能因而會是成功的,彷彿他致力於良好、正向與充滿價值的事情一樣。他從現在起絕對不可以再接受惡劣、負面、糟糕與毫無價值的事情,而且這不可以再次作為他的生命、他的生活型態與生活導引的範本。針對這全部,他必須變得嚴厲強硬,並且為了他的生命以及為了最好、良好、正向與充滿價值的事情而奮鬥。他必須從所有與任何依賴性之中將自己解放出來,並且變得獨立自主,因而他可以突然驚訝地明確發現,他在良好的方式之中形成獨立自主的思想與情感,並且透過自身以及為了各式各樣的事情透過個人的力量而能夠有所決定。當然,他必須花上許多時間,以求他的整個態度以及全部的行為模式變得有益,而且他必須不再虐待他的整個的意識思想情感心理的世界,而是必須修正它,並且重新塑造它,以及學習去愛它。

如果人至今在不快樂與不滿足之中拒絕每個良好、健康以及充滿價值的態度與所有同樣類型的行為模式,那麼他現在必須徹底地改變這件事情朝向更好、良好與正向。 他不可以再是軟弱的以及易受傷害的,而且也不再耽溺於令人不適的思想與情感之中,因而他的思想、情感與心理和身體的警告性呼救能夠平息,並且由於一個全面的改善而能夠將它消除。他必須為了與自己的內在對話花上時間,以求在自身之中去進行沉思與放鬆,而不是只有持續地活躍於外在,或說是,環境之中,以及與環境本身。他不可以再將他的生活方式與那些藉由毫無意義的娛樂來引領他們的生活的人類同胞相互看齊,如果他有做這件事的話。他不可以再度被他的不快樂以及他的不滿足給征服,也不可以再繼續的透過睡掉許多時間與日子來苟且偷生,而是必須是充滿主動性的,並且實行充滿意義的事務。這將對他來說是非常富有幫助的,如果他每週進行兩到三次的體操、瑜珈或者一個均衡的運動,或是在室外的大自然之中散步,因為在日常生活之中,或晚上,去徹底地建構在這樣的方式之中,帶來許多成功在諸多意識層面的、思想情感層面的心理的、身體的以及人際的關係之中。然而,這全部只有當它被連接於關於一個獨立自主的以及有意的良好且正面的思想、情感與心理的轉型的有意識的注意與專注之後才會是充滿好處的。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整體將完全與之牴觸地形成,而且甚至會變的非常有疑慮。

人必須對此是謹慎的,並且學習去做所有必要的事情,不論他是男人還是女人,意即他在正確的程度之中尊重與讚賞自己,而且他也被人類同胞在正確的程度之中尊重與讚賞。

當然,在此同時,體面與尊嚴的整個健康的程度關係,一方面,取決於態度與行為模式,另一方面,則必須被針對性別來判斷,因此女人與男人整體在結果上是有所區別的,因為,實際上,在每個關係之中,關於意識思想情感心理身體的世界,被給定了根本不同的態度、反應、性質、可能性、行為模式以及先決條件。他必須從即刻起學習在未來之中有意識地且有意願地去創作充滿力量的以及正向的思想與情感,並且去愛護它與維護它,以及去生活。而一方面,他必須也知道他從此之後想要的事情,以及想要達成的事情。另一方面,他必須也有意識地與他的意識保持聯繫,也包括他那從思想產生而來的情感,以求去精確的分析與理解它們。人從此之後也必須與他的直覺、他的心理以及他的身體保持聯繫,其中他也必須愛他自己。他必須不再恐懼於他無條件的付出,也不再害怕他自己會再次的回落、受到傷害或者辜負那放在他之中的信任。在未來,一切將不再讓他有所恐懼,因為它們不再給他任何依賴性、無力感以及壓迫。他可以再次自由地觀察自己以及愛自己,並且讓他的良好且正向的波動流動。

如果人現在轉變自己,並且從他的不快樂以及從他的不滿足之中解放出來,他必須不再感到羞愧,並且不再無益地嘗試著去想要一切正確地迎合他的人類同胞以及他自己。他將發現,當他從現在起進步地轉變自己朝向更好、良好與正向,其使他歌唱,由此他將感到活力充沛,而且整體將在他的生命之中帶來喜悅、和平與和諧,並且一切導致每個事情不再為他帶來擔憂,而是導致他不再為他自己感到羞愧。不論他是女性或者是男性,如果他有意識地、真誠地以及有意地努力,他將在任何情況下創作它,因為他在創作能力的關係之中絕對的等值而且同樣強大如另一個性別。他必須承認、尊重與讚賞這個事實的整體在他能夠理解與領會它的方式之中。真實的是,他自出生以來即是一個強而有力的人,而且不論他是男性或是女性都一樣。

而這個強勁與力量使它保持活躍, 無論他是否想要,然而,如果他有意識的想要它,那麼將發生,他透過這力量與強勁不僅被保持活躍,而且他有意識地正直且老實地走過他的生命,並且根據他個人的女性或男性的原則來給予他的生命必要的空間,因此他接著充滿愛且理解地照顧他的內在生命。在這個方式之中,他創建一個良好的聯繫於他的意識,並且愛護與維護良好、正向的思想與情感,讓他的心理歡欣雀躍,並且再次地擁有生命的喜悅以及所有他從今以後能夠理解地以及理性地掌控的所有變異。人從此不再恐懼於他的思想以及由此產生的情感,因此他不再將它們連接於軟弱和羞愧,因為他從現在起納入一個有意識的生命力的態度,並且利用這個,以求真實且生動地用他的生命去做一個真實的、有意識的、健康的、有生活能力的、喜悅的、愉快的、均衡且快樂的以及滿足的人。

如果他有意識地愛護與維護他的新態度以及他的新行為模式,那麼他戰勝他錯誤的思想的、情感的與生活的方式,並且從他的巨大的不快樂與不滿足的虛脫之中找到出路。他解放自己,從大幅脫鉤於他被誤導的意識、他的不良的、不健康的以及負面的思想與情感,透過這些,他依存於不快樂與不滿足,由此他讓自己變成一個毫無生氣且幾近死亡的人,因為他陷入了一個狀態,其中他固然做了許多事情,然而他卻不再知道他為何要做這一切。他現在的行為與作為的意義透過在他生命之中的新態度是這樣子的,也就是他從他個人的內在寂寞之中將自己解放出來,因而他的意義價值導致思想與情感的豐富,從此以後,他能夠藉由所有合乎正義的方法來利用它們,並且能夠導致持續的成功。

人的意識以及他的思想與情感喜愛充滿力量的存在以及軟弱的存在,也就是在他日常生活之中的兩個面向,因為他的生活需要兩個面向,意即,他必須表現與生活他的強勁,也必須根據情況的不同而決定與生活他的軟弱。他必須知道,兩個面向體現出不同的價值,所以在一個情況中強勁必須被帶上來,並且被他使用,如果他自己需要它們或者它們對於一個人類同胞或其他生命種類的福祉是必要的,好比說,關於生命安全的實現。這然而在另一個情況之中,根據發生的事情,需要軟弱,好比說,如果論及和平的緣故而達成一個妥協等等。他的內在感知以及這個差異性的尊重與讚賞,在任何情況之中,總是帶給他新的能量以及一個正向的壓力在他的生命之中。而且如果他想要對此收到充滿價值的訊息,那麼這是有用的,意即他對此冥想,並且透過這樣的方式獲得有效率的認知,其幫助他在任何情況之中找到解方,並且帶給他足夠的理解,藉此他能夠落實與領會整體,由此他發展一個新的充滿好處且充滿價值的態度以及同樣能夠帶來益處的行為模式,透過這些,他完全地受到歡迎在人類同胞之間,並且能夠生活在快樂與滿足之中。SSSC,2016年1月4日,23時02分,Bill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