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須重視他自身…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人必須重視他自身…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beam.figu.org/artikel/1499227200/der-mensch-muss-sich-selbst-wichtig-nehmen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07/16/人必須重視他自身/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人必須重視他自身…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Der Mensch muss sich selbst wichtig nehmen…
人必須重視他自身…

…並且維護一個健康的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

人,其為不快樂的以及不滿足的,必須重視他自身、他的一般狀態以及他的需求與願望在良好的、正向的以及正確的框架之中,因為,透過這樣的方式,他為了生命而在他自身之中找到能量與力量。因此,這並非如此,意即他必須比他自身更重視人類同胞,因為在最前線之中,他對他自身來說是最重要的,對此,他必須給予其專注,特別是他的意識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層面的健康,其對此是有責任的,意即他可以快樂且滿足地生活。即便這是如此,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他不應當致予人類同胞任何的注意,因為連帶著他的專注力,這對他自身來說也是必要的,意即他也對其他人體念專注力以及愛、體面與尊重。因此,如果他必須重視他自身並且在首要位置之中思考到他自己以及他個人的福祉的話,那麼,儘管如此,這是他的義務,去將人類同胞納入作為重要性,然而,在一個方式之中,對此,他透過它而沒有遭受到任何種類的損害。因此,如果被這樣說,意即他必須比人類同胞更重視他自身,那麼藉此這並不意味著,他應當藐視以及排除他們,如果他們需要他或是他的幫助。然而,這必須接著被良好且正向地衡量,藉此,他不會遭受到任何一種方式的損害。因此,他必須始終對此是深思熟慮的,去保護他自己的福祉,並且去維護它,而在此同時,人類同胞則位於他的專注力的次要位置之上。事實是這樣的,意即他對於人類同胞只有在此之後才會是有幫助的,如果,對他自身來說,在各個可以想像的重要層面之中是良好的,對此,他的快樂感與滿足也存在於前景之中。因此,這是無可爭論的,意即他重視自己在各個層面之中,而且固然完全相反於此,其為他自幼以來就已經被灌輸的事情,意即他不應當如此重視他自身,而是應當更加注意於人類同胞。然而,如果他這麼做,那麼他將會忽視他自身,並且開始變得萎靡,因為,對於他自身來說,在他的生命之中,他是最重要的,而且將會藐視這件事,如果他將首要的專注力放在人類同胞身上而不是在他自己身上的話。

在他的教養之中,這必須因此是如此地以正確的方式去教導他,意即他最首先必須關心他自身以及他個人的福祉,在此之後才關心人類同胞。然而,錯誤的教養建議他去撤銷他自身,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在錯誤的方式之中學到在最前線之中去將他的專注力放在人類同胞的身上,並且將他們看得比自身還要重要。這個填鴨於他的錯誤的行為模式,其為他所遵循,根本就不是他的任何的無私的行動,而是一個行為,透過它,他脫離了他自己以及他個人的福祉,並且藉此而變得不快樂與不滿足。在完全錯誤的方式之中,他學到必須在此方式之中有幫助地以及友善地看待與對待人類同胞,藉此他們為了他的行為而獎勵他,並且給予他專注和讚揚。為此,他將他自己調適於這個錯誤的行為模式,並且忘記要怎麼去給予他自身注意力、專注力和尊重,透過這樣的方式,他變得不快樂與不滿足,而且不知道要去實現他的生命。
如果人非常重視他自身,那麼這絕對與一個糟糕的利己主義沒有任何關係,而是唯獨僅只與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有關係,其不只為他所固有,就連每個人類個體和每個植物群的以及動物群的生命形式也都是如此,而且也必須是這樣,以求能夠去完善自己的存在以及其生存。因為現在這個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並沒有被給定於他,因為它透過某種情況而被阻滯或者被破壞,因此,它無法全面地活躍,因為他透過人類同胞以及其錯誤的教導與教養而讓自己被操縱到生活的偏離之中,透過這樣的方式,他遭受到思想的情感的心理層面的損害,並且變得不快樂與不滿足。然而,如果他從現在起投入到他的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之中,將它建立在他自身之中,並且藉此開始去生活,那麼他將會掌握他的生命的方向盤在自己的手中,並且不再注意於此,如果其他人由於他的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而詆毀他,其在真實之中實際有效地合乎一個健康的、良好且正向的自愛。

而且如果他投入於此,那麼他將認知到,他對於他的幸福與快樂感,對於他的和平、他的自由與和諧在他的內在與外在之中,以及對於一個充實的生活和他的滿足是自行要負責任的。他認知到,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並不意味著去利用他的人類同胞來獲得好處,並且頑固地實踐個人的利益,而是他透過這樣的方式而能夠自行掌握他自己的生活。因此,這並非如此,意即他透過錯誤的利己主義而獲得好處,而是意味著,他對於他自己的健康的理智與理性是變得清楚的,其向他說明,他必須將他個人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並且維護它,而且固然是透過他有意識地投入於他的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之中,並且利用、愛護與維護它。對此只因為在他自身之外沒有任何人擁有能量與力量以及能力與權能去為他做這件事情,並且使他感到快樂與滿足。事實是,這完全唯獨是他自己的任務與執行,對此,他必須實現它在對於他自身的義務之中,因為沒有任何其他人可以為他做這件事情。因此,他必須將他自身放在他那充滿愛的專注力的正中央,以及在他自身的利益之中,並且把對於他的生活的責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為,唯有透過這樣的方式,他才能夠創作出對於一個良好的、快樂的以及滿足的生活的先決條件。如果他進行這件事,並且努力地擺脫他的不快樂感以及不滿足感,那麼他將成為他自己的以及對於人類同胞來說是良好且正向的榜樣。然而,這唯有在此之後才會是如此,如果他以真誠的方式順應在一個良好的、健康的以及正向的自愛之中,並且維護他的同等價值的自保本能的利己主義。唯有在此之後,如果人愛自身在正義的方式之中,而且他承擔對於他自身的責任,那麼他能夠是快樂的以及滿足的,而且在此方式之中也生活在健康的人類的共同體之中,其將會為了他而發生,如果他成為他自身的話。
人,其為不快樂的以及不滿足的,因為他對於他自身是不清楚的,而且沒有關心他自身在關於他的意識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世界這方面,使他自己負擔於不快樂以及不滿足,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屈服於挫折和憂傷。

藉此,他只能夠在他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世界之中告訴他自己,他是多麼地不快樂與不滿足,而且生命對他來說是多麼地不是一件美麗的事情。當然,他並不想要這樣,然而,他無法提供他自己其它任何的事情,因為他沒有學習到任何更好的事情,而且也從來沒有在他自身之中理解到真正的生活,更不用說對此的體驗了。他固然從事於他的工作,並且勉強地實現他的義務,然而,他無法凝聚自己在內在之中,並且持續精疲力竭地走過生命,其對他來說不怎麼或者根本沒有任何吸引力,而且也沒有任何意義。他透過他那使他抑鬱的狀態而每天將他自己呈現於不快樂感以及不滿足,在此同時,他不斷地加重更多的負擔在他自己的內在之中,其將他向下壓得更深。對此,他仍舊在許多層面之中發展出恐懼與愧疚感,在此同時,他也想像說,也許這對他來說會更好,如果他將會離開這世界的話。
人,其為不快樂以及不滿足的,必須為了他自身而極度重視他自己,並且以所有最好的方式來關心他自己以及他個人的福祉。他自身以及完全唯獨只有他對於他的快樂感以及他的滿足和一個充實的生活來說是有責任的以及要負責任的。除了他之外,沒有任何人,而是完全唯獨只有他擁有力量與權能以及能力去使他自己實際有效地感到快樂與滿足。因此,這完全唯獨是他的工作以及他的努力,去將他自己放在他個人的充滿愛的專注力的中心,並且去掌握對於他的生命的責任在自己的手中,以求去創作出對於一個快樂的以及滿足的生活的所有先決條件。而且如果他這樣做,那麼他將藉此也會成為他的人類同胞的一個良好的或者甚至是最好的榜樣。實際有效的真實是這樣的,唯有在此之後,如果他愛他自身,並且有意識地承擔對於他自身的責任,變成一個快樂的以及滿足的人類,其隨後也對於人類的共同體貢獻非常多,對此,它至少會在他的較近的或較遠的環境之中調適於他的良好的、健康的以及充滿價值的行為。
如果人身為不快樂的以及不滿足的人沒有關心他自身,那麼他將把所有他的內在的不快樂帶向外面,並且將它負擔於他的人類同胞之上,對此,他尤其會將它操縱進入到他的伴侶關係之中,以及他的家庭、朋友與熟識者之中。他只能夠告訴所有這些人,他在他的內在之中是多麼地挫敗、悲傷、不快樂以及不滿足,以及他也可以如何地以相同的方式來折磨他們,因為他謬誤地相信說,生命不是美麗的而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當然,他基本上根本不想要這樣,然而,儘管如此,他還是做了,因為透過錯誤的生活觀點以及一個完全錯誤的生活導引和生活型態,他必然無法提供他自身任何其它的事情。他固然也許會從事於他的工作,並且實現他的不可避免的義務,如果他將自己凝聚在內在之中,然而,他卻只是不情願地做這一切,並且因此完全精疲力竭地走過他的生命,對此,他也告訴他的人類同胞說,他的生命是完全毫無吸引力的。對此,他沒有注意到,他透過他對於生命帶有敵意的狀態與行為向外,同樣也對人類同胞,傳達了一個朝向不快樂感的以及朝向不滿足的指引,透過這樣的方式,他也將內在的沉重負擔在他們身上,並且將他們拉扯進入到他的完全敗壞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的狀態的漩渦之中。如他對他自身一樣,他們也發展出愧疚的思想與愧疚的情感,而且固然是出自於信念而認為整個內在的災難是一個無法被應付的負擔,而且因此是無法被克服的。
如果人被他的內在的不快樂感以及他的不滿足所對抗,那麼錯誤的信念將會出現在他之中,意即自愛是惡劣的利己主義,雖然他應當為了自己的福祉而維護它。而且這特別是藉此才會發生在他之中,因為他早在他的童年之中就被以虛假的宗教的錯誤教導所捶打與對抗,意即自愛同樣是純粹的利己主義。這個錯誤的教導特別是透過宗教與教派而被給定,而且固然是被基督宗教以及東方的宗教所確定,對此,特別是透過佛教以及其教派,自愛被譴責為錯誤並且被與糟糕的利己主義相提並論。藉由它們的錯誤教導以及相應的冥想等等,他們想要拯救人類的「靈魂救贖」,其中,他不斷地被提醒說,他必須擺脫他的「自我」並且變得「無私」。對此,這並沒有被教導,意即,然而,人準確地透過他應當無私地生活並且擺脫他的自我這樣的方式而在心理上陷入嚴重的問題。而且現實以及其現實證明,透過這些宗教的以及教派的圖謀,人被驅使到心理的苦難以及不快樂感和不滿足之中,對此,這事實上就是這樣的情況,而且是絕對的真實。

而且真實是這樣的,意即自從數十年以來 – 自從特別是東方的宗教以及教派在西方世界之中傳播開來 – 非常多的人,而且固然尤其是年輕人,透過宗教的以及教派的錯誤教導而讓他自己被操縱進入到一個挫敗的生活之中。許多的人,如先前所述特別是年輕人,轉離開基督的宗教以及它的教派而投入到東方的宗教與教派之中,如佛教、印度教、伊斯蘭教以及儒教等等。而這只因為他們受夠了神職人員、神甫、傳教者、教士、牧師、主教、樞機與教宗,其只是持續不斷地向他們說教苦難與罪孽,並且持續地這麼做,然而,與真正對於他們的「靈魂救贖」或說是對於一個快樂的以及滿足的意識狀態以及對於一個良好的心理和生活態度、生活型態與生活導引的事情沒有任何關係。所以,許多追求現實以及其真實的人們感到同情於其它的宗教與教派、東方的崇高之人、古魯和大師,高度精神的存在、天使、聖人、崇高的神聖者以及秘教的大師和其他毫無意義的東西,因為他們被欺瞞與欺騙地承諾「開悟」與一個健康的「靈魂救贖」。藉由一個愚昧的錯誤教導,意即人透過一個超脫而達到「覺醒」與「開悟」或者意即一個進入天堂的入口可以受到保障,誘騙了無數個輕信的以及妄想的信徒,其聽信於虛假的承諾,並且藉此而變得與世隔絕、不快樂以及不滿足。在這樣的方式之中,他們以完全錯誤的方式學習去以妄想信念的形式來重視他們自身超越所有健康的理性的程度,並且為此耽誤了真正的生活以及對於實際有效的現實以及其真實的感知與認知。對於人接納他自身,並且藉此也必須創作出為此的先決條件,意即他也愛人類同胞、自然、動物群與植物群,而且尤其也承認並學習去遵循創造性的法則與建議,對此,並沒有真正地被談論過。事實是,只有虛偽的同胞之愛以及一個將自己擺脫於罪孽深重的束縛的事情被說教,以及人必須感到自己是有罪的這件事情也是,然而,對此,關於現實、真實、精神的以及意識層面的重要事情的教導,以及關於單單源自於現實性的實際有效的真實這方面則完完全全地被隱瞞,並且被掃到檯面下。也就是說,如果人投入於現實以及其真實,以及「真實之教導、精神之教導、生命之教導」之中的話,那麼他將有可能不再被束縛、被奴役,而且在財務上、工作或是意見方面,以及性的方面上將不再會被剝削利用。

如果,現在,人,其為不快樂以及不滿足的,每天冥想一個、兩個或三個小時,儘管如此,他這麼做,對於他自身來說,對於人類同胞和世界來說,是沒有任何祝福的,因為如果他沒有學會去真誠地愛他自身,並且在良好的、健康的以及真正的自愛之中,而且不是在錯誤的自私的方式之中的話,那麼他將不會著實地照顧他自己的內在心境狀態,因此,在他之中,那些弦線也無法被彈奏出聲音,其使他由於喜悅而歌唱。因此,他必須建立起他的內在的心境狀態,其中,他塑造他的思想與情感成為充滿價值的存在,並且藉此而自行接納與認同他自己,因為唯有藉此他才能夠提供他自身令人愉悅的事情。如果人因此開始去和他自身成為最好的朋友,同時也是他自己最好的建議者,以及他自己最好的喜愛者,那麼他將會決定,去充分地讓與他自身空間與時間,並且以充滿愛的以及聰慧的方式去利用這些在他的生活的生存之中。而且,如果他這麼做,那麼他將藉此而自行給予他自己第一個真正的以及充滿價值的贈禮。他必須給予他自身規律的時間,以求只去和他自己單獨地在一起,其為絕對正常的,因為花費這個時間是必要的,藉此他能夠改變他自身朝向更好、快樂與滿足。他必須學習,去積極地愛護、維護與享受和他自身的關係,因為,唯有透過這樣的方式,他不再繼續保有一個對於他自身的負擔,以及一個對於人類同胞和整個環境來說是無法忍受的因素。而且,唯有透過這樣的方式,他才不會再受苦於他自身。
人必須學習,去從他自身開始某些事情,而不是持續地逃離他自身。另外,他也不可以喪失他自己在許多的活動之中,而是必須只將自己限制在那些重要的以及有意義的事情之上。因此,這關乎什麼事情並非沒有關係,相反地,這關乎實際有效地充滿價值的事情,因為唯有透過充滿價值的事情才會再次獲得充滿價值的事情。所以,每個沉思的時間都是具有重大意義、重要性和巨大價值的。如果人給予他自身規律的時間,以求去進行沉思,那麼他將也能夠與他自身一同享受平靜。然而,確實,這是他可以自行給予的最重要的贈禮之一,因為,如果他致力於沉思,那麼他將會學習並且內在地建立他自己,因此,他必須規律地進行這件事情。對此,這不必是好幾個小時,因為每天30分鐘或一個小時便已經足夠,也許是在散步的時候,或者是在聆聽振奮人心的、良好的以及和諧的音樂的時候。一個真正的沉思在短時間內便已經可以是具有最高尚價值的事情了,並且使意識、思想以及心理感到愉快。

在早晨起床之後,人應當已經闔上他的雙眼一小段時間,並且享受一些時間,以求去沉思地準備於日常的生活,因為,隨後,他將有意識地進入到一天的生活之中,並且能夠以開放的意覺來感知向他自己靠近的所有事情,而且也將它加工處理與克服在正確的方式之中。如果他這麼做,那麼在他的意識之中以及在他的思想之中將會出現一個清晰性,其使他有可能去給予日子的價值一個良好且健康的方向,並且去伴隨在一個療癒的、深層內在的平靜之中,而且快樂地以及滿足地去應對日子。
SSSC,2015年2月21日,16時42分,Bill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