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精神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s://shop.figu.org/sites/default/files/geist.pdf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07/22/精神/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精神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Geist
精神

在這個概念之中必須要被理解的是什麼,它從何而來,以及它在字義之中意味著什麼

現在,首先,「Geist」(精神)的概念,或說是,它的原始概念「Ghiest」應當要被解釋,其實際上追溯回到諾可迪米恩(Nokodemion)身上,並且在記憶庫之中可以被發現到,對此,在其中,「喚醒」的意思也可以被發現到。因此,如果,舉例來說,創造性的精神能量是被論及的,那麼這意味著「創造性的喚醒能量」。由此可以被理解到,創造,或說是,創造的精神是一個喚醒的,或說是,創作的因素,而且固然是透過它本身的能量的力量、波動與脈衝。精神的概念唯獨只能被理解在這個意義之中。
一個在記憶庫之中的附加解釋道,此概念自古以來一直保持原樣地傳承到古老的「日耳曼」語言之中,由此而最終形成了德語。在當時的「日耳曼」語系被推入背景之後,原始概念「Ghiest」經歷了許多不同的轉變,對此,該概念最終被塑造成「Geist」(精神)。在整個轉變的過程之中,概念的意義也隨之遺失了,並且被以「顫慄」、「驚嚇」以及「激動」等等來解釋,而隨後最終在新的時代之中被宗教的以及教派的一個神靈(Gott-Geistes)的想像給混淆了,對此,這在希臘語之中被收納為「pneuma」而在拉丁語之中則被收納為「spiritus」等等。舉例來說,精神也被關聯到一個靈魂甚至是對於另一個世界的期望,而且直到今天的時間也時常被圍繞在屬靈的假設之上,其關乎一個不被肉體所約束的,然而,在他身上會有影響的純粹的或者絕對的、超越人格的或者甚至是超驗的靈性,其為一個天神所造就出來的,或者與之同等的或者性質相等的存在所做的,如果沒有與之完全相等的話。相反地,在基督宗教的想像世界之中,一個「聖靈」(Heiliger Geist)甚至被理解為人物,在象徵性的方式之中,被描述的「神靈」則是作為鴿子,或者是作為眼睛。

精神這個概念也普遍地被地球人類的語言慣用法以不同的方式給納入了,對此,非常奇怪的結果藉此而被產生。舉例來說,自古以來一直到今天的時間,人類的意識被理解作為精神,因此,意識被他論及,如果他使用精神這個概念的話,好比說,在祝禱(Gebet)的時候。這本身是可以如此地被接受與保留的,因為在任何情況下,個人的意識總是必須被提及,以求去使它活躍於充滿價值的活動。然而,錯誤的是,如果精神這概念對此是被連結到一個神祇或者一個神祇的妄想信念的話,因為,也就是說,在此情況之中,去連結於某個虛幻的存在以及不存在的事情是被愚昧地嘗試的。
再者,地球的人類也以錯誤的方式利用精神這個概念於他的思考能力和他的理智,以及在這樣的方式之中,例如:他的精神錯亂了;他的精神是紊亂的;他是有精神病的;偉大的精神人物;他不是一個偉大的精神人物;一個精神清醒的、抖擻的或者遲緩的人;他有精神;一本精神敏銳的書等等。藉此,思想和想像的全部也被進一步地指稱;還有像是說,一個事件再一次被體驗於精神之中或者被親眼看見在精神之中。還有一個態度或心態也被帶進到與精神有關的背景之中。而且生命的表達以及時代的或者一個時代的精神等等也被錯誤地應用,儘管精神與所有這些事情和因素根本沒有任何的關係,因為在任何情況之中唯獨只有意識是對此負有責任的。另外,完全錯誤的形式也可以被發現在關於由發酵的水果與漿果等等所製成的燒酒的說法之中,例如:草莓精神等等。還有,精神這個概念也被錯誤地應用在關於人的特定的個人特質與能力、實行效果方面之中;以及「他是房子的好精神」;「你是一個不安的精神」;一個可以服務的精神等等。
最終,精神這個概念也被仍舊錯誤地應用於(所謂的)再次歸來的死者以及死人的形態樣貌的表象。在許多地方以及民間信仰之中,自然精靈也被指稱為地精靈或者風精靈在人類的形體之中,以及所謂的神仙、妖怪、魔鬼以及如上述已經提過的聖靈;陰暗的鬼魂伴隨著惡魔般的精神。還有對鬼魂的相信;對一個邪惡的或者良好的鬼魂的相信,以及「你離開所有良好的精神了 ? 」的說法。還有事情、東西與狀態等等也被指稱作為精神或者是取決於精神的等等,其與之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例如:見解力、被選定、天賦異稟、理解力、個人特質、想像、靈感豐富、感覺、見識、經驗、認知力、專家、能力、情感、學識、機靈、精神量、精神力、精神強度、氣質、天資聰穎、傑出人才、天才、思慮、幽默、想法豐富、個體性、內在、內在生活、內在世界、內向性、本能、智力、聰明、巨擘、創作性、生活的喜悅、發光人才、母親的機智、自然、本性、現象、人格個性、生產力、心理、才能、敏銳的眼光、敏銳的意覺、聰慧、對答如流、創造精神、創意、創造性的人格個性、靈魂、專家、判斷的能力、判斷力、天性、幻象、妄想、智慧、遠見、前瞻性、自然性質、風趣、生性等等。

不少地球的人類認為精神是大腦,而在此同時,其他人則認為是身體的某個其它部位或功能,好比說,意識被當作精神來稱呼。然而,這是根本錯誤的,因為大腦是純粹身體的物質的本質,而且在此之中座落著意識。大腦本身是某個可以被眼睛所看見的東西,如果它被發掘,如它可以透過外部的儀器而被觀察或者藉由電磁探測器而被測量在它的活動之中。因此,它可以被攝影、分析以及進行手術。對此,然而,意識在這樣的方式之中是無法被找到的,因為它是大腦的一個精細質態的功能運作,而且,在特定的情況下,只能以電子的方式而被測量在它的活動之中。相對於大腦,精神不是物質的,而是超精細質態的本質,而且因此比實行一個部分功能於大腦之中的精細質態的意識還要來得更加精細許多。而且,由於精神是超精細質態的本質,因此它無法透過任何儀器或設備,也無法藉由雙眼而被觀察、看見或者被以其它任何方式記錄下來。因此它既無法被攝影,而且也無法透過身體的內在或外在的狀態,以及透過思想、情感、疾病、意外、毒品、毒物或藥物等等而受到攻擊、損害或者透過一個手術而被治療。大腦因此也不是精神,而是單純只是身體的一部份,而且在此之中也不存在著任何一個可以被認定為精神的東西,除了精神本身之外,其作為創造之精神的最微小的一部份座落在中腦的頂蓋之中(= 成對的神經節點= 上丘)。所以,人類的整個身體與大腦和精神是兩個根本不同的本質,其在它們的粗糙質態的性質之中,以及在它們的超精細質態的性質之中是屬於根本不同的自然本質。而且,如果意識被觀察的話,其為大腦的一個功能,那麼它可以透過思想而,好比說,變得極度忙碌與活躍,並且從一個目標跳躍到另一個目標,然而,在此同時,身體則保持完全的放鬆與定靜。對此,精神本身在此情況之中是完全不受任何影響的,因為它與意識是不同的存在,相反地,它是那個激活意識的創造性的能量因素,藉此,身體與所有它的功能也被驅動。清楚明確地來說,意識、身體與大腦是絕對與精神不同的本質。

在諾可迪米恩(Nokodemion)的記憶庫之中,我學到了關於精神與人類之間的區別的一個說法,其形象化地表示,人類的精神是創造之精神的一個最微小的部分在人類之中。所以,它可以與人類,舉例來說,在此方式之中作對比,其中,人類的身體被比擬為一間旅社,而精神則作為客人留住在其中,在此他餵養他自己,並且也為此而給予報酬。然而,如果旅社被拆除或者以其它的方式受到破壞,那麼受到破壞的場所的客人,也就是精神,將會離去。以人類來說,這意味著,精神在他之中作為客人而居住與學習(獲得食宿)並且同時激活整個身體(支付食宿費用);而且如果人死去了,那麼精神將隨即脫離身體,並且轉換進入到它的另一個世界的領域之中,以求隨後再次去連結於下一個、新的人格個性於下一次的生命之中,並且去成為一個新的客人在新的人類身體之中。

因此,精神並非大腦,而且它也不是人類身體的某個其它部位。它必須被理解為在人類的中腦的頂蓋(= 成對的神經節點= 上丘)之中的一個無形的連續體。而且,因為精神在本質上是無形的或者非物質的,因此它也無法透過觸碰而被察覺到或者受到傷害,無法生病,也無法透過某個物質的物體或者透過人類的干涉而受到妨礙或損害。因此,非常重要地,這必須被理解到,意即沒有任何不和平的或者充滿和平的精神狀態,因為這樣的狀態唯獨對於人類意識來說是有可能的。不和平的或者充滿和平的或者有病的狀態僅只能夠浮現於意識之中,其能夠擾亂或提升內在的和平,因為僅只意識有能力透過思想與情感而製造出憤怒、忌妒與慾望的附著、理智不清或者充滿價值的、充滿和平的狀態,因為精神本身在任何方式之中都是絕對中性的,而且不會介入意識的事務。因此,唯獨只有人對於它的意識的福祉與痛苦在每個層面之中是負有責任的,所以,他對於所有的他的情感脈動以及思想的情感的心理層面的苦痛始終是要自行負責任的,而不是他的精神,也不是其它的人或者糟糕的社會的、物質的或者社交的情況等等。合乎真實地,所有如此的苦痛透過理智不清的以及有病的以及錯誤的意識狀態而產生,對此,思想與情感扮演著一個非常具有決定性的角色。
對於意識的理解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於上述的苦痛的解放並不在意識之外,而是只能夠在它之中,以及在思想與情感之中被發現。因此,一個持續穩定的解放無法透過精神而被發現,而是只能透過意識的以及思想與情感的淨化而被發現。所以,如果人想要免於意識的思想的情感的心理層面的苦痛,以及問題與擔憂,而且如果他想要找到長久的和平、自由與和諧以及一個恆久的內在的快樂感的話,那麼他必須深化他的意識的知識與理解。
去定位和發現人類的精神 – 至少對於現在的時代 – 對於人類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既沒有必要的儀器,也沒有其它的方法能夠去發現精神能量,並且去測量它。人類的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無法被人類給看見,因為純粹的創性的精神能量無法被人類的雙眼給感知到,也無法被感受到。而且還沒有任何一個儀器或者分析設備等等,而且不是在紫外線或紅外線的領域之上,透過它而也許有可能可以使得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或者創造性的精神能量變得可見或者可以被測量。而且也沒有特殊的人類意識狀態有可能去看見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因為精神的能量就像純粹的空氣一樣無法被看見。
人類的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是純粹的創造性的能量的本質,而且與意識沒有任何關係,也與大腦電流沒有關係,其可以被感知與測量。自古以來,意識被謬誤地指稱為人類的「精神」,然而,對此,精神是與意識完全不一樣的本質。人類的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是純粹創造性的,然而,意識則是人類的一個因素,而且對於由此而能夠被產生的思想是負有責任的,對此,整個智慧涵養(Ratio)也由此而產生,所以,也因此包括了理智與理性。相反地,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則僅只是創造性的自然形式的預先被給定的能量,其激活人類的身體。

如果精神離開了人類的身體,那麼它將脫逸到它的另一個世界的層面之中,其存在於同一個空間之中如星球的當下的現實,然而,所謂的另一個世界的層面,相對於實際的物質的現實空間,是存在於不同維度的,而且固然是在超精細質態的精神能量的本質之中。關於星球,另一個世界的層面因此是被部署在此周圍的,如該層面也進一步地被給定於整個宇宙幅員,然而,相對於物質的現實層面,是在一個超精細質態之中,對此,人類身為物質的生命形式無法在任何方式之中進入到其中,所以,也無法看見它與感知到它。因此,在此層面之中,對於人類來說,要去看見或者是以其它的方式去感知到脫離物質身體的精神,或說是,精神形式,這是不可能的。
星球的另一個世界的層面在不同於實際的物質的現實空間的維度的形式之中不只被部署在此星球之中,也在整個宇宙之中,對此,這是有它的根據的。所以,從精神教導之中可以被認知到,如果一個星球被破壞了,或者變得根本無法承載生命了,那麼在此之上存在著的精神形式以及其它的閒置的精神能量將不會被消滅,而是會「遷徙」,以求去「穿梭」過世界的空間,直到一個新的星球被找到為止,在其之上存在著人類生命。隨後,精神形式再次「定居」在該星球之上,與已經在此存在的精神形式混雜在一起,並且如此地再次,或說是,更進一步地,進入到轉世重生的循環之中。

SSSC,2014年1月16日,15時03分
比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