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Report 011/第011次接觸報告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第十一次接觸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Plejadisch-Plejarische Kontaktberichte Block 1, Kontaktberichte 1-38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8/10/18/第十一次接觸/
資訊註釋: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 第十一次接觸(#11)
原創說明:©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Elfter Kontakt
第十一次接觸

第十一次接觸
1975年4月15日,星期二,15時40分

比利:

最近,我收到了一本名為「出自於精神的生命」(<Leben aus dem Geiste>)的書。你知道它嗎,如果知道的話,那麼它與整個現實有什麼共通之處呢?

仙沐優瑟:

1.不,這本書我不認得。

2.如果你可以把它借給我的話,那麼我會很樂意對此進行徹底的研究。

比利:

當然,但是,我必須先問一下我的朋友F.林尼格(F. Liniger),是他把書借給我的。

仙沐優瑟:

3.他會給你允許的,別擔心。

4.然而,現在我必須再次去談論關於你的任務:

5.我覺得,你在傳播真實這方面的工作非常好,但是,這前進得太少,而且結太少果實了。

6.不幸地,我不得不覺得,一切只負擔在你身上,而你只能非常緩慢地朝著目標前進。

7.一個團隊被成立,其致力於闡明的工作,並且密集地從事於此,這是絕對必要的。

8.即刻為了這個團隊的成立而努力吧,因為時間緊迫,由於這個團隊將對此是具有決定性的,意即那些人能夠參與它,其透過在一個早期生活之中的早期規則而感到自身在新時代之中對於精神的與真實的教導的傳播的團隊是有義務的,而且對於你的整個使命來說是積極活躍且有所幫助的。

比利:

話說得容易,仙沐優瑟,因為,以我們的情況來說,每個事業都要花費許多錢。我究竟該從哪裡拿到錢? 我真的已經花費了非常多的錢,然而,儘管如此,事情並沒有如此正確地開始。而現在我們仍不應該去討論那藉由規則的,或說是,之後的團隊成員。

仙沐優瑟:

9.財務問題我已經明白了,而且我知道它對你負擔很重。

10.然而,這樣的情況也許會被帶來,意即所有將來的工作夥伴將被告知他們的,並且參與財務方面的事情,以及在這些事情之中更加無私地行動與思考。

11.這最終關乎於真實以及整個地球人類的發展,對此在最前線,在每個關係中的個體必須積極地付出貢獻,所以,特別是,那些將來的成員,對於他們來說,對此是固有使命的。

12.再者,各種改變基本上不會透過整個人類社會大眾而被引發,而是透過人類個體的主動性,其鋪陳改變的基石。

13.那些在今天與未來鋪陳基石的人,是對於明天或在遙遠的未來之中由此而被建成的房屋的根本的負責人。

14.所以,你與你的朋友們對於從你們為了未來的工作而產生的事情也是負有責任的。

15.你們只是建築構造的元素,房屋與結構從這些而慢慢地被築成,其最晚必須在第三個千年的開始之前在值得稱道的形式之中存在。

16.我必須對你本人說,你是一個精神的以及其在各個層面之中的法則與建議的工作者。

17.雖然你在手工方面是非常熟練精通的,但是在組織上手工地表現,這並不是你的職責。

18.在組織上有想法使你的意覺非凡宏遠,然而在組織上進行手工則使你潰敗。

19.這是因為你是一個意識的工作者。

20.因此,你將組織上手工的領域託付給其他人,這是必要的。

21.你只要帶來組織的想法,然而,讓出手工的實行給某個對此適切的人。

22.你在你當前的發展狀態被過分地利用於意識層面上,多過你仍能夠在手工上使你自己精疲力竭的程度。

23.此外,你的身體並沒有如你所想像的那樣強壯。

24.你頻繁地強力執行物理身體的形式經常超越你最後的儲備量而將你自己壓倒。

25.即便你總是能夠透過你的精神的與意識的力量而一再非常快速地重新產生你的力量,然而這樣對於你的健康是有害的。

26.其他人將無疑地無法承受這樣的精疲力竭,因為這樣的物理身體的力量消耗超過了所有可以忍受的範圍。

27.它們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意即你的意志對於物理身體的執行超越了可能的界線,因為你的意志仍然只透過精神的以及意識層面的力量而被操控。

28.精神的與意識層面的力量,然而,無法估量地高過所有物理身體的力量,所以你向你的身體索求執行,對此,你的身體根本早已無法勝任。

29.在這樣的情況下,驅使你向前的仍然只有你的巨大的意識力量、有意識的意志,然而,在此同時,你的身體老早就已經精疲力竭了。

30.一個這樣的奮鬥不只意味著戰勝物理身體的一個勝利;這還意味著瘋狂,因為你命令你的意識去做破壞你的物理身體的事情。

31.對此,就該事件來說,也就是,去年,當時你帶著空無一物的水壺走過沙漠。

32.你的身體虛脫已久、十分精疲力竭,而且就連最微小的移動也無能為力。

33.然而,你的意識的力量,透過你的命令而強迫身體前進,而對於身體你失去了所有的控制。

34.只有你那非凡的有意識的意志驅使著你自己穿過炎熱的沙漠,然而,在此同時,你的身體已經超出所有可以忍受的程度,而且是你的意識的以及其力量的一個缺乏意志的自動機器。

比利:

你知道這件事?

仙沐優瑟:

35.我早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們非常精確地觀察與研究你一年之久了,即便如此,我們不能去洩露環繞於你的真正秘密。

比利:

好,但是我總是必須要這麼做,在這個情況下也是,否則我就要悽慘地死去了,包括另外兩次 – 這秘密我們就放一旁吧!

仙沐優瑟:

36.這並非都是對的,因為我們讓人給予你幫助,在其他你持續陷入的危險情況也是。

37.我們經常影響了地球人類,以求去解救你,如果你完全走投無路的時候。

38.然而,我們實際上只介入了最危急的情況,確切來說是三次。

比利:

對此我並沒有體會到任何事情。

仙沐優瑟:

39.這你並沒有辦法,因為我們只影響了人去發現你。

比利:

好吧,但是我應該在先前提及的伴隨著水壺的情況下做出不同的行動嗎?

仙沐優瑟:

40.你的行動是相當正確的的,而你的邏輯是如此地精確,對此我感到震驚。

41.只有力量關係,在另外兩次與你之間是根本不同的,並且是對你有害的。

42.你自身必須完全有意識地咒罵你自己的身體,並且驅使你的意識於瘋狂的邊緣,然而,另外兩次唯有必須讓仇恨萌發才能夠使它被向前驅動。

43.你確實藉由你的邏輯也料到了這件事。

44.而你仍然是對的,即便一切是瘋狂的事情。

比利:

我們就讓它去吧,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相較於過去,讓我思量的是更遠的事情,意即我們的團隊的形成。我完全理解,你所訴說關於我個人的事情,然而,還有其他問題: 你出於某些原因禁止去進一步地拍攝更多關於你的光船的相片。但是,我花時間在此想法上,意即這也許會是非常有益的,如果我們為了講座等等可以有我們能夠放映的幻燈片影像。一個或兩個以上的影片也許也會是有益的。你不想允許我去拍攝更多以此為目的的相片嗎?

仙沐優瑟:

45.但是,我已經跟你說過了…

比利:

當然,仙沐優瑟,但這裡只關乎那些我們也許能在講座上使用的相片。

仙沐優瑟:

46.好,我贊同這件事。

47.你仍能夠如你所需要的數量來拍攝相片與影片。

48.對此,我將會徵求必要的允許。

比利:

謝謝,仙沐優瑟。- 那麼,現在關於我給你的影片與相片底片,你們還需要這些嗎?

仙沐優瑟:

49.我們已經對它們進行了處理,並且對現象做了分析,但是影片與底片透過這樣的方式已經變得無法使用了。

比利:

可惜,但是你發現了什麼?為什麼輻射現象會變得可見呢?

仙沐優瑟:

50.這關於大氣的干擾,其將會在幾個月內再次消散。

51.他們來自你們的系統衛星土星,其現在正影響著地球的大氣。

52.特別是天線導引光束與能量收集光束以及再生輻射透過這些干擾而變得可見。

53.天線導引光束以及能量收集光束顯現為細緻的能量線在光船的上方,同時再生輻射在船下方變得可見在不同的色調之中。

比利:

你說到再生輻射;是因為那被捕獲的能量在消耗之後被再次的產生嗎?

仙沐優瑟:

54.能量對於光驅動器來說只會被利用,並且再次地產生。

55.它並不會如你所說的被消耗。

56.我們的整個科技是調適於自然的整流,而不是在於破壞。

比利:

我明白;自然的原則因此稱作內爆與再生,而不是爆炸與破壞。

仙沐優瑟:

57.確實,你也許已經無法更加精確地將它表達出來了。

58.然而,現在我想要再次繼續於其他的事情,在此同時,我想要再次建議你,多多去愛護你自己的物理身體,並且少精疲力竭一些。

59.你的意識,只有當你的物理身體也是健康的時候,才能夠充滿價值地存在於這個生命。

60.請對此注意。

61.那麼現在我想要在精神教導之中繼續:

62.著實地力求於精神與意識層面的人猶如一位高尚的藝術家:

63.他具有敏感的意識,柔和的自然性質(Wesen),充滿愛、知識、智慧與巨大的意覺,極為敏感於真實、均衡、美麗以及精神的以及意識層面的進步。

64.他的生命是沉著克制的、純化精煉的,以及莊嚴高尚的,而且他的展望是非常宏遠的。

65.他的整個意覺是寬宏大量的,而美麗表達自身在他充滿高度尊嚴的簡樸生活之中。

66.他的內在平靜蘊藏著一個美麗,對此,沒有藝術家能夠去描繪它,也沒有文學家能夠在文字之中去描述它。

67.他的精神的以及意識層面的純淨散發出一個吸引力,對此,沒有任何其它如此和諧的音樂能夠將它表達出來。

68.他的確定性是無與倫比的,而且他的追求與目標無法被設下任何邊界與終點。

69.他的智慧是一個總是無所不在的光亮,其照亮到最深的黑暗之中。

70.它不像是一個白天的光亮,其能夠被夜晚的黑暗所征服。

71.這也不像是一個偉大的人類思想家的光亮,其總是剛好失效,而且這也經常發生,如果他正好最需要這個。

72.他的當下是一個總是無所不在的永恆澆注,其從不消逝,然而,世界上最美麗動人的以及芬芳怡人的玫瑰或蘭花的香氣將消失殆盡,並且在無盡的時間之中蕩然無存。

73.這是絕對不真確的,意即人是衡量所有事情的規矩,因為衡量所有事情的規矩是精神。

74.人自身是一個非常多層次的自然性質(Wesen),而他的不同的包層對他人隱瞞他的實際的人格個性。

75.他也許能夠去認同他自己於他的粗糙物質的物理身體,並且去合乎其需求,而且他能夠將他自己對等於意識的理智,或者能夠去感受他與他的自身的著實的自我的統一整體,其為兩者的永恆不滅的見證者,然而,他無法創建他自己。

76.所有至關重要的意圖 – 它們也許總是能夠在人類的地方如此地充滿價值 – 無法長期地奴役與壓迫意識的自然性質(Wesen),而不將最原本的人格個性帶進到完全的混亂之中。

77.在非創造性的思考者之中,將物質的智力伴隨著他的給定的限制作為所有最高的位置,並且透過這樣的方式造成一個非常緩慢的精神的以及意識的發展。

78.精神的智力必須透過意識被完全有意識地發展,因為這不足以去認為,它自己會移動到更高的形式之中。

79.人類的物質的智力只有可能能夠移動自身在一個惡性循環之中。

80.他總是陷落在物體的表面上,而且無法滲入到同一個物體之中而與它變成一體,因為,沒有與物體的一個完整的同一性,對此的認識是絕對不可能的。

81.因此,如果一個人想要認識他的人類同胞,那麼他必須能夠去將他自己等同於這個人類同胞。

82.而且如果一個人想要認識一個物質,那麼他也必須能夠同樣地將它自己等同於此。

83.物質的智力接納物質意覺的證明以及其由此衍生出來的歸納結論,但是拒絕了最深層的主觀的內在啟發。

84.深邃的見解向人揭露那認知,意即在他之中仍有著什麼,比他習慣的意識所傳達給他的事情還要來的多,其為所有思想、感覺(Empfindungen)與情感的根源,一個更加細緻的意識層面的以及精神的當下,其讓他在只有物質追求的情況下總是無法感到滿足。

85.這個學說道理,意即人所習慣的物質狀態並非實際的以及最終的生命階段,意即他具有一個更深邃的、更有穿透性的生命在生命本身之中,一個真正的自我,一個不朽的精神,一個光亮,其從來不會也無法透過任何事情而被消滅,對此,所有時間的以及超越所有偉大時間(Grosszeiten)的所有宇宙的思考者總是一再地運用它。

86.所有宇宙的所有偉大的思考者總是一再地齊聲呼籲,去學著認識根本的自我,生命的生命。

87.當身體的有機體時時刻刻都在變化,而且思想如風驟起又再次消逝,然而,真正的精神的自我則從來不曾消亡。

88.它全面地滲透過一切,雖然它與一切是根本不同的,因為它的形式是純精神的。

89.它是穿梭過所有無數個不斷轉變的身分認同感的根本起源。

90.它捕捉所有各式各樣的事情在它自身之中,然而總是維持它自身–無法改變地,而且在它自己的形體的永恆均等之中。

91.它是一個不會改變的形體在宇宙以及眾多宇宙之中的多樣活動之內。

92.人類的受限的人格個性僅只時不時是有意識於他自身的,在那之間座落著巨大的意識空隙。

93.然而,即便當死亡觸及了人,在他之中的觀察者與認知者,精神,並不會死去,因為作為創造的部分,它是永恆持續的,包括整體意識組態。

94.在客觀的層面上,沒有什麼能夠碰觸那觀察的主觀自我。

95.這個存在於永恆時間的自我,是生命的生命,無法被證明在物質上,因為它是純粹的精神的形式與本質,然而它對於一個被賦予理性的自然性質(Wesen)來說並不需要任何證據,因為精神本身就是它固有的證明。

96.唯有在意識貧困之中生活著的自然性質(Wesen)會因此對於精神的存在要求證明,因為在他們智力上的原始性之中,他們無法出自於精神的作為與事件而認知到存在。

97.精神本身是每個知識過程的基礎底層,而且精神本身激活每個器官與每個能力,而且固然從發展的以及生命存在的內在驅動力而來。

98.精神,這個宇宙廣泛的自我,由於心智的不潔,被與實證經驗的自我混淆在一起。

99.如果人突破那圍繞自我的面紗,並且取下那約束與覆蓋它的物質的內在驅動力的包層,那麼他轉眼間就 – 在物理身體之中 – 觸及到他的「存在」(SEIN)的確定。

100.內在的精神的「存在」(SEIN),生命的生命本身,它是無止盡地簡約的以及不複雜的,由超然的現實、認知、知識、智慧、愛與自由建構一個統一的整體。

101.人並非只是一個生物學的現象。

102.在他之中,還有的是,一個被精細質態地(feinstofflich)決定的心理的有機體的一小部分在精神的形式之中,其被以潛伏的潛在可能性、所有創造性的力量的權能所裝載。

103.一個哲學的洞見於人類的心理的自然性質(Wesen)迫使對於宇宙意識的、創造性的生命力量的現實的知識與認知作為心理實質性的根基與生命。

104.人不能只看見人在他的生物學的以及心智的層面之上,而是必須也理解他在心理的以及精神的層面之上。

105.一切人所繼承的,一切他透過無數次來自過去的存在所攜帶來的,一切他在此生或一個過去的生命所享受、認識、閱讀、學習或體驗的,並非座落於他的潛意識之中,而是隱藏在記憶庫之中。

106.對此他並未掌控專注的技巧,而且對此他命令不了他的潛意識,也無法完全地運用他的所有的知識與能力。

107.對於他所有源起於先前生命的知識與能力,對於經驗,以及對於智慧的渴望並沒有深深地隱藏在他之中。

108.他只必須認知與接受真實,因此而承認它,並且加以利用它。

109.然而,對此這是必要的,去克服他個人的愚蠢,並且去承認,意即物質的智力分辨不了任何人,如果它並沒有在等量之中與精神的智力合作。

110.如果這件事發生了,而且如果人認知到他的精神,那麼全部在先前生命之中所收集於知識與智慧、能力、自由、愛與和平的豐富將再次出現,並且充分地使他受益,如果他學習去將所有這些價值從記憶庫之中取出來,並且去加以利用。

111.知識、權能、力量、智慧、自由與愛是絕對的創造性的遺產,而且它們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

112.人透過他的意識,以及透過他的精神,是一個思想的、權能的、力量的以及對所有一切影響的中心。

113.他也許擁有一個身體,但是他並非身體本身。

114.身體只是一個工具以及一個精神的以及整體意識組態的服務者,是它的住屋,而不是它的牢籠。

115.身體是發出光亮的精神的、自體發光的最內在的生命的、創造性的自我的寺院。

116.身體是精神的堡壘,其將所有的力量帶進到運作之中。

117.人因此知道,他也呼吸精神的氣息,而非只有身體的氣息。

118.人唯有透過這些才能認識到他的精神,意即透過冥想,透過有意識的內在的自我沉思,透過深層的沉澱於意識的以及精神的自我的最靜默的小房間之中,而且,在此之中,他直接檢視內在的以及最內在的生命的鏡子。

119.然而,他不能以如同地球人被宗教的、教派的詐欺者所誘騙相信的方式來進行,因為這個「冥想」並不是精神的展現,而只是從不切實際的想像願望而來的一個充滿想像力的釋放。

120.著實的冥想在一個精神的形式之中需要獲得理解於他固有的「存在」與自我,以及一個對於兩個事實的明確,意即永恆的現實性與真實的存在,以及所有來自星體到物質的形式的、從自然到精神的生命的顯現的根深蒂固的統一整體,統統只在創造性的平衡之中是一體的。

121.每個人在他最內在的精華之中是一個「創造」的顯現,而且唯有因此每個人與無盡的存在變成一體才會是有可能的。

122.對於創造性的必要存在的這些真實的深思產生知識與確切性。

123.真實的直接展現取代所有無用的異議;真實的實現使一切直到最細微之中都是清晰的,並且表明它自身。

124.在世上的生命沒有提供人完全的足夠,不是整體;著實的存在位於物質的存在的另一面。

125.物質的生命只作為引導者,以求去達到精細層面的存在、精神的存在。

126.物質的生命只是活動的領域,其供應人條件與意圖,以求去與精神以及最為偉大的存在、創造性的存在建立關係。

127.這是完全錯誤的,去將生命的視界只限制於可感知的現象之上,並且讓敬重被事物的客觀價值所決定。

128.生命的高度與大小取決於它為了最內在的生命的法則而被向上提升到最高的自然性質(Wesen)之中到什麼程度。

129.唯有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沒有從精神的自然的永恆法則偏離,它才會是具有正當性的。

130.無論是社會的福祉,還是國家的改善,透過單純的依附於陰影之上,以及對於根本實質的忽視,是不可能的。

131.真實的核心不只屬於一個人類個體,因為真實建構「存在」以及所有一切存在著的生命。

132.唯有一體且聯合的存在能夠不可分割地且獨自封閉地在一個自我一致的存在之內。

133.這是被達成的事情的完整範圍,以及生命的所有志願與理想的集成頂點。

134.社會與家庭關係的道德倫理基礎是扎根在這個建構整體的精神的生命見解之中的。

135.社會是所有個體的總合,這確定,去穿過面紗,並且去進入不朽的「存在」(SEIN)的國度之中,到「創造」本身之中。

136.人類的關係只不過意味著努力追求,去生活在一個精神的形式的日常生活之中,其在那所有存在著的自然性質(Wesen)的深層的背景之中,其然而在對於真實的缺乏之中無法被發現。

137.透過這樣的方式,對於精神的存在的愛丟失的越來越多,而人的意覺則轉向於物質的存在,以及他的物質的智力越來越多。

138.無私的愛是與無盡的生命,其座落在整個宇宙之中,的可見的一致性的表達。

139.如果家庭或社會或國家被理解為相互分裂的手段,那麼 – 無論人類的團結的目標總是多麼地巨大 – 一個這樣的家庭、社會或國家從來不會擁有成功。

140.每個仍如此極小的關係必須注入到絕對的統一整體之中,其不排除任何一個渺小。

141.這個真實必須在日常的工作期間總是保持在人的眼前,如果他的作為與行為以及他的思考應當是免於自私並且與宇宙普遍的事件在和諧之中的。

142.生命是一個對於精神的精神之教導。

143.正確的家庭行為以及國家與社會的管理建立宇宙普遍的規則的一部份,其將自然性質(Wesen)的整體配備以嚴格地不偏袒的法則。

144.人活著,因為「創造」存在著,而他的生命必須變得如此地均衡且相對地完美,如「創造」本身是均衡且相對地完美的。

145.人生活在「創造」的「存在」之中,他在它之中呼吸著並且漂浮著。

146.對於缺乏精神的存在是值得去生活的,或者一個實用的生活哲學與生活心理學的需求在當今時代之中,對於危機在人類的生活之中,以及在他們的重大事務之中往往是負有責任的。

147. 自很久的時間以來,自稱現代的人類已經採取了巨大的努力,去發現和平與自由;然而,至今他所有的努力仍毫無結果地消散與流瀉。

148.在一個也許將會給予他內在的與著實的平衡與平靜的健康的理性的生活方式的真實與著實的知識的欠缺之中,他致力於不正常的意識形態以及道德敗壞的、危險的與有害的宗教哲學,其引領他在更加巨大的意識層面的貧乏之中,並且遠離原本的生命,如這自古以來就已經是這情況了。

149.自然的人類理解固然反抗不去讓宗教信條的不切實際的不適合的圈子擠壓進到要求的真實的方形之中,其特別是透過水瓶座紀元的新時代,透過宗教的狂熱者、教派者與詐欺者而被帶向興盛的存在,然而在當前的時間,宗教幻想仍過於強大地擴散著,以求能夠去建造一個有用的抵禦在大規模之中,因此,大約在千年之交的時候,數以千計的人類將透過謀殺與自殺而在教派的幻想之中死去。

150.宗教的錯誤哲學藉以他們的巨大困惑與瘋狂期望而降低在人之中的內在力量,其也許將會維持人的意識,並且也許可以幫助他自己,去將勝過他自身的力求帶向綻放,而且也許將會使他有可能去達到內在的成長與內在的和平,其對於外在的成就與實際狀況存在於正確的關係之中。

151.作為對於長期被感覺到的需求的答案,各個地方的地球人類,其被謬誤地稱之為前衛的思想家,採取了個人的但是危險地不切實際的努力,而將所謂的最好的事情從宗教之中取出來,並且以現代的思維將其帶進到一個統一的整體之中,以求去為了現代人類社會而如此地弄出一個新的生活哲學和生活心理學。

152.然而,這些所謂的以及不切實際的思想家並沒有注意到,他們藉此再一次地擴充了宗教的瘋狂,出於無知,他們自身被不切實際的宗教非常惡劣地俘虜,並且因此只能夠與此相符地不切實際地思考與行動:不切實際地、妄想地相信地、謀殺地以及意識層面貧困地,透過這樣的方式,死亡與敗壞頻繁地出現。

153.出於淺顯易懂的原因,一個成功因此往往是等同於零的。

154.然而,新時代的人,水瓶座時代的人現在正面對著一個可以被輕易解決的問題,因為在未來他將會觸及到為了一個幸福的、自由的以及充滿和平的精神的生活的一個全新的哲學的以及心理學的價值的結構。

155.一個自由的精神的生活,其被建立在一切之上,其呈現出最好的事情於地球的文化的以及精神的遺產之中:

156.精神的真實。

157.如果地球人類,現在,最終,認知並且承認這個真實,完全地將他自己解放於所有宗教、教派和其它錯誤教導的,以及它們的瘋狂想像的束縛,並且最終將他自己調適於精神的以及「創造」的法則,那麼他就勝利了。

158.唯有真實是有用的,並且帶給人進步;然而,宗教、錯誤教導以及教派主義對於人來說則是毫無用處的,並且將他拋回到最深的陰暗之中。

比利:

這真的非常詳細,仙沐優瑟,而且我希望,你的詮釋會找到有營養的土壤。現在,我還想要向你提出一個問題,其自從昨晚以來便讓我覺得有些傷腦筋: 也就是,昨天,四月十四日,午夜前的五分鐘整;我正好從一趟短暫的夜晚散步回來,然後站在我們房子的西側的花園之中。突然,我聽到一個獨特的嗡嗡作響的聲音,它從東邊以飛快的節奏前來,然後如閃電般快速地朝向西邊消逝,在此同時,我好像也看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陰影,但是對此我並不是很確定。我馬上意識到,我曾經聽過這個獨特的聲音,而且固然是在1942年6月2日的早上9點,當時我看見一個巨大的「飛碟」從我們那以及我們的房子上面疾速地飛離。這個獨特的聲音,我認得非常清楚,因此我並沒有搞錯。所以,這肯定是一艘呼嘯而過的光船。現在,我很訝異,這是不是你或者你們的其它人,而且為什麼你們當時並沒有和我進行接觸?

仙沐優瑟:

159.那不是我,也不是我們的其他任何人。

比利:

那麼,這肯定是一艘陌生的光船。

仙沐優瑟:

160.肯定是這樣,因為近期有許多不同的陌生物體飛進到地球的空間之中,然而,我們無法監控他們全部。

161.通常,只要他們滿足了他們的好奇心或者是求知慾,那麼他們馬上就再次離開地球了。

比利:

那麼三月二十日,19時30分,晚上又是怎麼一回事 ? 我的孩子們和我的妻子將我呼喚到窗邊,因為他們看到在西邊大約只有一公里遠的地方,一個紅色與黃色的物體從北方劃向南方。而在街上的許多不同的當地人也對此感到驚訝。

仙沐優瑟:

162.那也不是我們任何人,不過,我認得這個事件。

163.這關於一艘我們所熟知的種族的光船,他們來自於我們家鄉的鄰近星系。

164.這關於一個和平意向的生命物種,其以長途探險的方式旅行於空間與許多世界。

165.地球特別地吸引他們,因此,他們的發光的光船也經常在這被觀察到。

166.他們的技術還沒有發展到我們的程度,而且該生命物種本身並不在乎他們是否會被看到。

比利:

所以,他們是什麼種類的生物或生命形式?

仙沐優瑟:

167.他們是人類形式,而且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他們是和平的,而且與我們有著密切的聯繫,對此,不幸地,人無法論及全部,其來回遊走於許多世界空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