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在歐洲之中的國家政府與公眾媒體的公開信

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資訊主題:給在歐洲之中的國家政府與公眾媒體的公開信於1949年7月7日,星期六
撰文作者:’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
資訊來源:「FIGU.ORG」
http://www.figu.org/ch/files/downloads/bulletin/figu_sonder_bulletin_104.pdf
中文譯者:蔡曜安(Yao-An Tsai)
中文发布:「真實之無聲變革 Stille Revolution der Wahrheit」
https://wahrheitsverbreitung.wordpress.com/2017/11/27/給在歐洲之中的國家政府與公眾媒體的公開信於1949/
資訊註釋:
注意!中文翻譯並未取得相關之授權,可能包含錯誤,僅供參考!
資訊附件:PDF文件 –
給在歐洲之中的國家政府與公眾媒體的公開信
原創說明:Copyright©蔡曜安(Yao-An Tsai)
本篇為「蔡曜安(Yao-An Tsai)」原創撰文/譯文,版權及原創資質,均完全歸屬於「蔡曜安(Yao-An Tsai)」所有,任何第三方平臺或個人,不得以任何不正當目的轉載、抄襲、拆分或是篡改該篇原創撰文/譯文的文本內容及其鏈接和配圖,以期維護FIGU資訊之權威和原創作/譯者之權益,請予支持,違者必究。
  • Offener Brief vom Samstag, den 7. Juli 1949 
  • an Regierungen und öffentliche Medien in Europa
  • 給在歐洲之中的國家政府與公眾媒體的公開信
  • 於1949年7月7日,星期六

對於歐洲以及整個世界的未來的絕對肯定的預測自從1945年世界大戰結束以來,並且從今天起在1949年之中已經指明了令人感到震驚的事件,其將會不可避免地發生。對此,這關乎的是絕對肯定的預測,其到來與實現將會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這關乎的並不是預言,其根據地球人類的個人的,或說是,全部的行為而會是可以變動的,或者是可以避免的。因此,預見,或說是,預測,與預言並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一個預見符合一個在實際的未來之中的目光,在此之中,被預見的事件實際有效地上演,而且因此是無法被改變的。而且,此刻,未來將會不可變更地帶來的事情如下: 在短時間內,在歐洲以及整個世界之中,氣候的條件便將會開始變動在負面的方式之中,對此,地球的人類社會將會承擔主要的咎責,其透過對於整個自然以及動物群與植物群的損害而被引發,而且固然是嚴重的損害,其由於迅速成長的人口過剩的需求與慾望而被引發。飛快地增長的人口過剩帶來這樣的事情,意即地球資源被剝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頻繁並且越來越徹底,而且整個環境被持續地汙染得更多,甚至受到破壞,而且固然不僅是耕地、田野、森林、草原與氾濫區,還有所有的海洋與淡水。未來將會在接下來的幾十年內帶來這樣的事情,意即耕地、田野、草原與氾濫區,以及海洋、湖泊、河流與溪水將會藉由各式各樣的垃圾而受到汙染,透過這樣的方式,水生與陸生的生物將會受到負擔,患病並且悽慘地死去,而且固然特別是在此之後,如果牠們試著去用垃圾來餵養牠們自己的話。這件事情是被預測地解釋道的,意即一方面在即將到來的幾十年內,以及遠遠地一直到下一個千年的未來之中,對此,特別是塑膠將會成為最糟糕的具有破壞性的物質材料,其將會危害整個環境,並且為非常多的生物帶來死亡。另一方面,這也將會還有各式各樣的化學毒物,其被釋放到耕地、田野、草原、氾濫區、森林、花園以及大氣之中,以求去保護食用植物等等免於害蟲,或者去促進植物的成長。然而,這連帶著一個興起的極度密集的農業與園藝事業將會導致這樣的事情,意即許多至今以害蟲為食的生物將會因為毒物而死亡並且被殲滅。然而,農業與園藝事業的密集化,其將會朝向這件事情,意即,舉例來說,草原藉由一個興起的人造肥料而被驅使到較高的產量,而且在一年之中被收割多次,造成鳥類世界受苦於此,並且迅速地銳減,而且部分甚至將會被殲滅,無論牠們是鳴禽還是猛禽。此外,就連各式各樣的動物種類也將會遭遇到相同的命運,牠們的生存空間在未來將會透過不停上升的人口過剩的需求與慾望形式的圖謀而受到掠奪,因為地球的人類社會破壞越來越多肥沃的以及至關生命重要的可耕地,無論是透過無數的新住宅與工作建設、工廠、運動場、滑雪道、街道、道路、鐵路軌道和公共浴池等等。此外,許多的水生生物,牠們的生活空間也將會受到剝奪,而且各種不同的生物也將被滅絕,對此,一個對於海洋與淡水的過度捕撈將會是水生生物遞減的主要原因。對此,人口過剩也將會承擔咎責,因為它的魚類食物的需求仍然只能夠這樣而被滿足,其中,海洋與淡水被過度捕撈,並且被剝削得一乾二淨。許多的鳥類,多樣屬種,無論是鳴禽、猛禽還是夜禽,各種水生生物、昆蟲、爬蟲類、兩棲類、蝴蝶、蜘蛛、各式各樣的動物將會透過地球人類的咎責而絕種,因為他們透過他們的不負責任的侵犯在整個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而將會破壞其中非常多的存在。然而,這並非全部,因為透過不負責任的以及具有破壞性的侵犯在自然之中以及在星球之中將會是這樣的,意即就連氣候以及天氣狀況也被帶進到混亂的騷動之中,其將會導致非凡巨大的暴風雨,索求許多的人類性命,並且引發非凡巨大的破壞。而且,關於即將到來的許多原子彈的嘗試這方面的不負責任的圖謀也是,其透過氫彈的嘗試而將會找到它們的續進,而且固然是透過對此的不負責任的肯定,透過美國總統楚門,對此,這在明年一月將會發生,而且透過對於地球資源的不負責任的開採,整個地質構造也將會受到損害,對此,這將會造成嚴重的地震與火山爆發,其將會遠遠地一直持續到新千年之中。明年,於二月29日,在摩洛哥之中,一個地震便將會索求大約13000條人類性命,然而,對此,這將會只是許多其它地震的開端而已。此外,火山爆發也將會發生,所以,於1951年,在菲律賓之上的卡米金島上的希伯克-希伯克(Hibok-Hibok)火山,以及在巴布亞新幾內亞之上的拉明頓火山,對此,這將會索求超過6000條人類性命。然而,火山噴發在未來的時間之中將會隨後強烈地增加,透過這樣的方式,人類的死亡也將會進入好幾萬倍,如這也將會透過地震與海震而發生。一切將會在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中,在氣候和天氣狀況之上,透過人類的咎責而極端地變化。各種非凡巨大的暴風雨將會如此地出現,意即由此而造成無法估量的物質損害,如對於風景地貌、房屋和各式各樣的其它建築,以及對於街道與道路,對於山脈、鐵路軌道、野溪、渠道、河流、湖泊,甚至是對於所有海洋的海灘。此外,透過自然威力,透過氣候條件的動盪、暴風雨、泥石流、氾濫、海嘯和山崩,一直到第三個千年之中,數十萬的死者將會必須被感到悲痛,如數百萬的人類性命透過戰爭與恐怖主義也是。
氣候將會劇烈地改變,因為在接下來的數十年內便會發生一個迅速的以及加劇的氣候暖化與氣候變化,其將會產生強烈的降雪、冰雹、非凡巨大的降雨量、狂風、颱風、龍捲風、颶風和其它的風暴,以及乾旱、暴風雨和森林大火在難以料想的規模之中,而且固然是在整個世界之上,以及在南美洲與北美洲之中,在整個歐洲之中,在亞洲與澳大利亞之中。龐大的損害將會出現,海洋將會藉由風暴潮等等而侵入到國家之中;野溪與渠道將會變成湍急的河流,河流將會變成洶湧的江河,在此同時,猛水將會跨過所有的河岸,並且引發嚴重的氾濫。在所有的大陸之上,大面積的森林將會燃起火焰,整個風景地貌透過暴風雨而受到摧殘蹂躪,而且許多的人類成就與存在也將會受到破壞。歐洲將會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而遭受到越來越多的颶風與龍捲風,而且許多的人類創作也將會受到破壞,因為它被建造得太靠近岸邊、山坡地等等,以及在氾濫區之中,其基本上必須被保持免於人類的住宅、工廠與倉庫建設,以及運動場等等的干擾,因為這些必須提供猛烈的以及淹沒一切的洪水對它來說必要的氾濫空間。
如已經闡述過了,明年便將會發生第一個嚴重的地震伴隨著許多的死者,而且接著在下一年之中,第一個強烈的火山爆發也將會出現,隨後,非凡巨大地極端的地震與海震也將會接著發生,對此,這些將會遠遠地一直進入到第三個千年之中,並且變得越來越糟糕地隨後索求無數的人類性命。這整體的開始,其將會在未來帶來許多的苦痛、困苦、苦難、死亡與破壞,起初仍只會發生在較小的程度之中,然而,當人口過剩變得越來越多,而且對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大氣與氣候的破壞相應地透過人口過剩的人類社會的不負責任的需求與慾望的圖謀而增加與翻倍,那麼一切將會變得越來越糟糕。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十年的進程之中,一個災禍將會展開,對此,地球人類社會將不再能夠掌控它,因此,在20世紀末左右,一切將會如此地增加並且被帶進到新千年之中,意即隨後一切將會完全地墮落,並且在每個層面之中陷入失控。然而,這並不隨後意味著驚恐的結束,因為如果新千年剛到來了,那麼自然將會更加進一步地以及強烈地起身反抗由人口過剩所造成的圖謀的破壞環境的瘋狂,並且達到該程度,其將會使人回憶起地球的原始世界的時代,對此,這也涉及到暴風雨風暴,其將會在增長的程度之中總是惡劣地變化到超過每秒數百公里。然而,更進一步的惡劣仍將會把地球人類社會的未來給帶進到騷亂之中,並且擴散巨大的驚恐,因為許多的戰爭、暴動和血腥的以及前所未有的恐怖主義將會成為地球的人類的鞭笞,然而,關於此,之後仍有一些事情應當要被訴說。
如果近期的以及遙遠的未來的即將到來的事情被觀察與分析的話,而且固然是一直到第三個千年的第一個十年之中,那麼由此清晰且明確地顯示出,地球人類社會本身對於即將到來的不幸與混亂,以及對於所有的災難背負著咎責,即便病態地愚蠢的以及不負責任的自以為是的人們與科學家們將會聲稱相反的事情。基本上,人口過剩,無疑地,是所有惡劣,或說是,所有它的需求與慾望的因素,其透過非凡巨大地具有破壞性的圖謀於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之上而受到貫徹,透過這樣的方式,大氣和氣候也將會受到影響,對此,這也將會導致氣候暖化,或說是,氣候變遷,以及涵蓋全世界的環境破壞。此外,公開的賣淫與犯罪,以及一個尋求庇護者的問題和新的納粹分子將會蔓延擴張,並且製造出巨大的問題,對此,這個新的納粹主義並不會只有在美國之中蔓延擴張而已,然而,對此,這之後應當會再一次被論及。針對於此,以及根本地針對所有其它的惡劣,非常嚴苛的、有效的以及全面的反制措施今天就必須被採取與貫徹,而且針對美國成癮於統治世界的圖謀也是,其透過著迷於權能的以及順從的可憐蟲和美國的情報機構的操縱而煽動戰爭、革命以及政治上的推翻於全世界之中,而且甚至還藉由自己的軍隊來侵略其它的國家,並且引發戰爭。藉此,他們把這些推落到混亂之中,以求去利用他們的人民的思想狀態、宗教與政治來打破針對美國的反抗,並且去殲滅傾向於反對美國的所有人。透過飛快地、迅速地成長的人口過剩,這些事情是受到逼迫的,去越來越頻繁且越來越多地剝削地球,並且去破壞環境、自然以及其動物群與植物群,以求去順應不停成長的世界人口的持續上升的需求與所有種類的慾望,對此,其數量根據預測光是到千年之交為止就將會達到大約七(7)個十億。持續成長的人口過剩的需求與慾望在人類數量的關係之中增長,透過它,地球星球以及其自然與動物群和植物群,以及整個環境,包括土地、森林、耕地、田野、河漫灘、湖泊、溪水、河流、江河、海洋、大氣與氣候,越來越多將會在非常惡劣的方式之中被拉進到共同的苦難之中,並且被完全地摧毀。
星球本身將會受到折磨,因為原子的以及其它的爆炸將會擾動地球的結構,並且引發地震,其將會在未來增加地導致巨大的災難伴隨著許多的死者。水體、自然、大氣以及靠近地球的太空將會被汙染,叢林將會被貪圖利益地破壞與消滅,而且地球的資源將會被不負責任地剝削利用。
對於時間與未來的需要也許會是,對於整個地球人類的瘋狂來說,在關於越來越快速地成長的人口過剩以及所有由此而造成的已經開始了的以及在幾十年內將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的氣候變遷的違法的破壞這方面,一個終結也許將會被造就。然而,預測闡明道,所有的破壞、消滅、混亂與災難將不會受到阻止。因此,所有糟糕的事情無法被避免,其透過預測而被表明,然而,這並沒有阻止我繼續去向外呼喊道,整個人口過剩的瘋狂以及其具有破壞性的圖謀必須被阻止,而且固然是非常快速地在不再能夠被挽救之前。然而,這取決於此,意即一個世界廣泛的以及受到控管的生育停止,以及在此之後的一個有效的生育控管必須被引進,透過這樣的方式,世界人口被減少,並且能夠被保持在一個理性的規模之上。唯有藉此地球人類社會持續增長的需求與慾望才能夠被抑制,而且所有與之相連結的破壞才能夠被終結,並且被降低到一個理性的規模之上。
事實上,今天,在1949年之中,非常多的惡劣已經對此被進行了,意即預測堅定無情地實現,而且也在此層面之中,意即環境汙染透過所有種類的化石燃料發動機,以及透過煙囪等等而轉變成了問題;這連帶著無數個其它的水體、空氣與普遍的環境汙染,以及可耕地的破壞,透過越來越多的所有種類的人類建物,如住房、工廠、街道與道路以及運動場等等。
這些是至今被做出的預測的一部份,而且它現在應當觸及到公眾,而且固然連同如下的詩詞,其指明,透過美國以及在千年之交之前仍然會在歐洲之中出現的獨裁政體聯盟而將會發生的事情。人類社會必須被啟蒙,而且對此所有的公眾機關都是有義務的,因為它們是朝向人民的喊話筒。所以,這是被希望的,意即這全部將會被公開在完全的範圍之中。

美國以及歐洲的國家將會顫抖,
如果自由以強硬的手從東方到來,
其受到來自美國與歐洲的打壓,
然而,它們將透過一個嚴厲的教導而受罰,
由於它們惡劣地懷有統治世界的意圖,並且
藉此而將國家與人民置身於獨裁政權之中。
巨大的熊將會到來,其帶來自由,
俄羅斯,其戰勝整個不和平,
其在美國與歐洲之中從許多口中尖叫出來,
如經常在世界各地的其它國家之中也是,
然而,來自東方的熊將會把它給消滅
並且調解整體朝向和平與自由。
但是,直到那時將會持續好長的時間,藉由
怨言,其伴隨著淚水而被帶進到世界,因為
惡劣的恐怖主義、獨裁政權、仇恨與戰爭
阻止和平與自由於勝利。
權能與統治世界的貪婪慾望撕裂世界,而且
在許多國家之中甚至不少人尖叫死亡呼喊,
因為美國與歐洲把不和平帶出來
並且藉由戰爭、困苦與苦難來打擊人類。
助長不和平的人們,其作為立基於權能上,
將會被熊給教導,並且向他們宣告,
世界權能的要求煽動惡劣的不和平,
其引領人類社會進入到死亡與毀滅之中。
因此,熊將會撕碎美國的所有惡劣,
而且也將會承諾歐洲相同的事情。
如果在世界之中的一切被來自搶奪世界的
美國的戰爭給暴力地破壞,縱橫交錯地,
如果相同的事情被歐洲獨裁政權給反響,
而且謀殺的叫喊被惡劣的恐怖主義給作響,
那麼熊將會開始去啃咬不和平,
而且這將會撕碎西方強權的惡劣的作為。
愛德華·艾爾巴·邁爾,尼達芙拉赫斯 1253,
比拉赫,1949年7月7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